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信仰年代

第一卷 第二十五章你已经列入被怀疑名单

信仰年代 秋英格莱 10958 2019-12-06 19:21

  美国。

  纽约罗素城堡,罗素家族舞会。交易场,名利场。

  罗素城堡实际上是一个世界情报的集散地。只要你有足够的金钱,你可以在这里买到任何你想要的情报。你永远分不清出现在这里的人到底是做什么的,你也无法知道你面对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到底为谁工作。一个人到底有多少张面孔和多少个身份。我们面对的仅仅只是一个人的一张脸而已,脸的背后才是他的真实。在罗素城堡门口的阴暗处,赵青瓷看着走进罗素城堡的每一个人,沉着的心情变得越来越焦虑,他在等待一个中国面孔的出现,这个人将带来组织的最新的指令。纽约的黄昏已经来临,罗素城堡门口没有出现过一个中国面孔。就在赵青瓷认为可能发生了意外的时候,一个中国面孔的男子出现了。赵青瓷以合适的时间合适的脚步出现在罗素城堡门口,并保持以中国面孔的男子平行的步履婷婷玉立地走着,赵青瓷娇艳地走着,突然哎哟一声跌倒在地上,中国面孔的男子急走几步赶上前来把赵青瓷扶起来,说:你没事吧?

  赵青瓷说:谢谢,这讨厌的高跟鞋。

  中国面孔的男子对赵青瓷问道说:你是中国人?

  赵青瓷说:不,美国人,这鞋跟断了怎么走路啊?

  中国面孔的的男子说:那只好由我扶着你进去了。

  赵青瓷说:不行不行。赵青瓷没有说过一句汉语。赵青瓷问道说:你是中国人吗?

  中国面孔的男子说:对,我是中国人。

  赵青瓷从地上拾起一本书说:真巧,我在学习汉语,有一个问题可以向你请教吗?

  中国面孔的男子说:当然可以。看着赵青瓷手中的书说:哦,你在学习《汉诗》?

  赵青瓷说:对啊,说着把书翻开几页说:你能告诉我这句诗的意思吗?

  中国面孔的男子边看边说:“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个,这个,老实说:我还真答不上来,我是理科生,从小就不读唐诗宋词,让你失望了。

  赵青瓷若有所失意味深长地说:还真是有点失望。

  中国面孔的男子说:不介意我扶你进去吗?

  赵青瓷把另一只脚上的高跟鞋取下来拿在手上,对中国面孔的男子调皮地说:你看这样不就平衡了吗?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说完,像跳着舞蹈一样进了罗素城堡。

  罗素家族的舞会就是美国上流社会的一个交易场。

  少爷罗素在等待一个人的出现,确切地说:在等待一个中国女孩的出现,更准确地说:是一个美国的中国女孩的出现,她是纯粹血统的中国人,但她不是中国人,她是美国人。可这个女孩好像是在考验罗素少爷的耐心,迟迟没有出现。

  不是有头有脸身份尊贵的人,走不进这个城堡。

  这个出现的中国面孔男子叫姬剑峰,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姬剑峰把全世界都穿在了身上,意大利西服,德国衬衫,美国皮鞋、爱尔兰领带,法国皮带,瑞士腕表,英国墨镜。

  时代纳华董事局主席皮尔,这个老东西七十岁了还是个花花公子,穿着一件艳丽的花衬衫,跟在旁边的小女孩估计还没有十八岁吧,穿着高跟鞋比皮尔还高,发育得丰满肥硕,充满了欲望,可稚嫩的模样看上去倒像是皮尔的孙女,但不是孙女,是他的新任妻子。在全世界娱乐媒体上皮尔主席的标志性照片就是被一群坦胸的女孩把他围在中央,像有三千嘉丽的中国古代皇帝。他每拍一部大片,财富就有一次新的增长,然后大片上影的时候,就是他把片中女主角娶为妻子的时候。他拍的那些烂片总能赚钱,片子中除了女人、金钱、权力和暴力,什么都没有,仿佛是记录人类罪恶的纪录片,但这个老东西就是任性,就是能赚钱,赚女人,他建立的娱乐帝国总能把这个世界人们的愿望表达得淋漓尽致。皮尔的这个新任妻子就是风靡世界的美国大片《爱情》的女主角阿洛娃,但在现实世界里,她的名字不是阿洛娃,而叫安娜,出生于乌克兰,她的身体看上去很稚嫩,可她的脸上却堆满了岁月,她还在童年的时候就被皮尔收养,然后被皮尔强暴,然后被捧红,然后变成故事,变成一个女人。皮尔的故事就是一个美国梦的故事。皮尔最近有两件烦心的事情一直折磨着让他失眠,一件是他把公司百分之八十的资金拿去伊拉克投资石油,使公司的现金流出现了问题,道琼斯指数下跌又影响了公司的股票,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他的娱乐帝国可能面临破产,这是他一生的心血,他不想在死之前看到这个结果,一件是《爱情3》的拍摄,他要找一张中国面孔的女主角,他有非凡的眼力,他记得在罗素家看到了这张面孔,可这张面孔却消失了,这关系到《爱情3》的中国市场,他定了一个规则,所有的片子都必须有一张中国面孔,让中国人看到自己的存在感,才能赚到中国人的钱。今天到罗素城堡,皮尔就是要求证两件事情,一是看看能不能偶然碰到他记忆中的中国面孔,二是向罗素问清楚,因为罗素向他说过在伊拉克的投资风险太大,可能打水漂。

  马丁是硅谷的科学狂人,他总是在聚会上寻找合伙人,向人兜售他的科学幻想,一是移民火星,一是监听全世界。

  在这个名利场,有的明星看上去珠光宝气,实际上并没有钱,到这里来不过就是碰运气,给自己的一生或者一个阶段找一个买家。日本艺术家松下带子就是这样的女孩,她的身上堆满了脂粉和香水,她能进到这个地方来是因为她每次都能带来一件惊世的中国古董,实际上是称得上文物的艺术品,后来有人知道了她的身世,她的祖父是一个日本侵华时期的将军,所以她家有很多连中国都见不到的中国古董。但作为艺术家的松下带子走的是凡高的路子,她的作品没人能看懂,松下带子逢人便说她的价值在百年之后,就因为她的这话让现实的商人们不敢打这个赌,没有人知道百年以后的行情,再说,人都是现实的。没有人愿意去想一个世纪以后的事情。

  有的人看起来貌不惊人,可他干出的事情会让魔鬼也害怕,埃里克就属于这样的人,埃里克雕塑一样的脸更像是一个儒雅的书生,风度翩翩的的优雅更像是一个大学的教授,但他却是被全世界追杀的刽子手。埃里克就是黑暗公司的创始人,他掌握着一支魔鬼一样的雇佣军,除了中国,这支军队遍及世界各国,只要你能出到足够的价钱,他可以帮你去做任何事情,包括刺杀一个国王这样的事。白宫是埃里克最大的买家,白宫摆不到桌面上的那些肮脏的事情都是埃里克出现去摆平。所以人们常常会去猜测埃里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和白宫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或者说埃里克干的事情是不是白宫的意思?是不是代表了白宫?没有人会回答你,只有天才知道。因为对于我们眼前这个世界,你眼睛看到的真相或许都是一个虚无,你看不见的才是真相的存在,或者说,这个世界就没有什么真相不真相这个概念,不过是我们自己的一个道德标准和立场的定义,有一点是存在的,那就是事物的背后还有背后,背后和背后还有背后,阳谋里有阴谋,阴谋中的阴谋还有阴谋。有着美国海军陆战队、CIA和FBI经历的埃里克在战争中是杀人的魔鬼,但在买家的眼里他却是正义的天使,比如在白宫的眼里,埃里克就是天使。即便是美国总统或是国防部长在这里碰见埃里克,也会和埃里克来一个深情的拥抱。埃里克是一个武器的迷恋者,罗素家族的军工厂出了任何一款新式的武器,埃里克都要进行研究,包括那些秘密产品。

  当然,伊拉克的石油王子除了美女之外,也是武器的迷恋者。

  台湾商人钱台北除了武器和美女之外,还痴迷于政治,是什么党的什么海外资金负责人,总是发表一些不合适的言论,是典型的“颠狂份子”,据说这家伙不是纯种的中国人,他的母亲是一个日本人。

  索罗是华尔街对冲资金的CEO,索罗的一生就是天堂与地狱的一生,他的时间一半住在天堂一半住在地狱,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索罗是一个金钱的疯子,他发明了股市的裙子理论,即:女人的裙子越穿越短的时候,牛市来临,女人的裙子越穿越长的时候,熊市来临。以股市预言家闻名世界的索罗是资本市场投资人的崇拜偶像。凡是听信索罗的投资理念操作股票的中国人都没有赚钱,凡是违背索罗的投资理念操作股票的中国人都赚钱了,因为索罗说涨的时候都是跌,索罗说跌的时候都是涨。但媒体却说索罗就是世界的股神,他对世界股市的预言每一次都说对了,实际上是每一次都说对错了。没有人知道索罗是华尔街的一张黑嘴,他只不过帮华尔街说出一种声音,懂的人都知道索罗不是神而只是一个木偶。索罗的钱真正是来自于投资东南亚地区的房地产。索罗算是一个富豪,但在富豪成堆的华尔街,索罗就只是一个穷人。

  美籍意大利人马里奥也来了,在时尚设计师的眼里,马里奥就是皇帝,因为马里奥是时尚设计大师。马里奥这个名字就代表着时尚,代表着你的身份和地位。所以马里奥这个名字也就等于金钱。不论是时装,还是鞋袜,大到奢侈品,小到一枚别针,只要上面有马里奥的标识,就是一堆狗屎也可以变成金钱,这就是所谓的品牌的号召力。没有办法,这个世界就是这样。

  美籍法国人温莎也来了,这个老女人应该有一百多岁了吧,看她年轻时候的样子像是要活成永恒。看上去她还是那么妖艳,仿佛她就是这个世界的王后。她的身上弥漫出一种诱人的却是淡雅的迷香。温莎这样的女人活在世上,就是这个世界女人的绝望,当然也是期望。

  马里奥的衣著和温莎身上的香水都是这个时代的时尚风向标,引领着这个时代的消费。

  城堡大厅里的人们来来往往的打着招呼,神情都是第一次初见和久别重逢的样子,其实不过一月半月的间隔,他们是各国政治家、白宫政客、掮客、各国艺术家、各国革命家、各国思想家、各国商人、华尔街银行家、古董鉴定家、这里会聚着一个时代的潮流和方向,也会聚着一个时代的时尚和流行思想,当然,不论他们是什么家,更多的是阴谋家,据说就是这个城堡大厅曾经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策划地。罗素家族的财富都来源于战争,没有战争就没有罗素家族的财富。老罗素从经营一家破烂的工厂开始,到后来生产坦克,到后来生产飞机和航空母舰,再到后来生产核武器和参与美国的火星计划,罗素家族不仅仅只是一个武器生产家族,不仅仅只是一个银行家族,不仅仅只是一个石油家族,不仅仅只是一个酒店家族,罗素财富帝国,就是这个世界财富的象征。他们才是这个世界背后的真正控制者。老罗素静静地坐在城堡大厅的角落,他面前茶玑上的高脚水晶杯子盛着的是中国的茅台酒,他并不喝,只是喜欢酒杯里弥漫出来的味道。仿佛这个大厅和这个世界发生的事情与他并无关系,在这个世界最先进的科学技术的改造下,老罗素的脸仍然是一张童颜,但就是这张没有皱纹的脸还是堆满了岁月的沧桑,人类的科技手段虽然可以克隆出一个人来,但暂时还做不到让一个人永生。但老罗素似乎已经不再对这个灯红酒绿的世界感兴趣,每当温莎走到老罗素的跟前,老罗素就说:真是无趣啊,我是想不清楚活在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义?唉,人类真要实现了永生,那是一件多么让人恐怖的事情啊。我坐在这里,就是为了等你,见你一面,否则,我宁愿坐在黑暗里等待死亡的降临。

  温莎对老罗素说:我也是为了见你一面才过来的,我们又研究生产出新的香水,但就是香水而已。过去是想着法子的把钱赚进自己的口袋,现在想的却是如何把这些钱捐出去。我每天都在想一个问题,我做梦常常做到还要来这个世界,我是不想来了,做人是多累啊。老罗素,你呢?你恐怕不会再来了,你的武器死了太多的人,你是不可能来了。

  老罗素说:来不来都不重要了,如果不能遇见你,即使来了,又有什么意思呢?我打算在尼泊尔修一些寺庙,我许了一个诺言,如果生命真的轮回的话,期盼能遇见你。

  温莎牵起老罗素的手说:走,我陪你到花园走走。

  皮尔在这个时候走过来对老罗素说:两个老不死的你们真是浪漫啊。对温莎说:等等,我问老罗素一句话,就一句话,对罗素说:你为什么说我的石油投资有风险?如果我破产了,你看,我那些美女如何办?

  老罗素对皮尔说:年轻人,有多高的回报就有多高的风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钱都是从战争的死人堆里赚来的,世间没有容易的事。谁知道伊拉克不会发生战争呢?

  一个女孩出现在老罗素和温莎身后,对老罗素说:谁说伊拉克要发生战争?

  老罗素对女孩说:青瓷,战争不是女孩关心的事,你再不来,我估计罗素要喝下罗密欧的毒药了。你怎么拿着一只鞋?

  叫青瓷的女孩对老罗素说:我是叫你爷爷呢?还是叫你老罗素?

  老罗素说:当然是叫老罗素,像我这样年轻的人怎么能叫老爷爷呢?你说呢,温莎。

  温莎慈祥地说:你不老,还没有老成妖怪。

  皮尔对老罗素说:等等,等等,她叫什么?是青色的瓷器还是青色的中国?

  老罗素对皮尔说:不关你的事,你这个老色鬼,你管她什么中国什么青瓷,她是我的孙媳妇赵青瓷。

  皮尔说:我要找的就是她,就是她,《爱情3》的女主角。

  老罗素说:主你个鬼,休想打她的主意,罗素家不缺钱。

  皮尔说:中国面孔,她代表着中国市场,在我的眼里,她就是钱。

  赵青瓷故意装做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老罗素把赵青瓷介绍给温莎说:赵青瓷,我的孙媳妇,航天署科学家赵夏至的女儿,火星计划的核心人物。

  赵青瓷对温莎说:我认识你,你是我的偶像。

  老罗素说:何止是你的偶像?温莎是全世界的偶像。

  皮尔插话对赵青瓷说:你是中国人?

  赵青瓷说:不,不是中国人,我是美国人。扬扬手中的鞋调皮地说:我总不能一直拿着一只鞋跟你们讲话吧,多失礼啊。

  老罗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青瓷说:没事没事。你孙子罗素说:这鞋是世界上最好的牌子。

  罗素这时跑过来说:你怎么才来?

  赵青瓷故作生气的样子说:怎么才来?扬扬手中的高跟鞋说:这都是你的功劳,我是爬着进来的。

  罗素耸耸肩说:这个牌子应该在世界上消失。罗素身后的女孩子递过来一双新鞋。

  赵青瓷说:你会变戏法?

  罗素说:你跌倒的时候,我都看见了。

  赵青瓷又生气了说:那你现在才出现?

  罗素说:我找人给你送鞋,所以耽误了时间。

  赵青瓷笑起来说:那样,我就不责怪你了。

  罗素帮赵青瓷把鞋穿上,领着赵青瓷在人群中穿梭,把这些所谓的名流介绍给赵青瓷,赵青瓷知道,罗素其实是想向宣称说:这是我的女朋友。

  罗素炫耀地对赵青瓷说:你别看这些人看起来人模人样,其实你根本不清楚他们是什么人。这个时代纳华董事局主席皮尔看起来是搞娱乐的,暗地里就是一个皮条客,他把他手里的明星女人送到五角大楼和白宫那些政客们的怀中,然后取得他们的投资,航空母舰也可以给他拍电影。交易,一切都是交易。各取所需吧,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皮尔年轻的时候就为CIA工作,所以他的所谓娱乐帝国背景复杂。刚刚过去的这个《激情》的女主角阿洛娃,实际上是为苏联情报部门工作。这个马丁看起来是硅谷的科学狂人,实际上他的公司已经卖给了FBI。刚才打招呼的这个日本艺术家松下带子,她的家族从来干的都是无耻的事情,你表面上看她是个什么艺术家,其实她的真实身份是日本情报部门的人。还有这个埃里克,这个人的背景就更复杂了,完全就是一个见钱上眼开的杂种,就如一个没有操守的女人,谁有钱他就跟谁睡觉。我最讨厌的就是过去的那个台湾商人钱台北,整天骂这个骂那个的,是一个无良商人,这也不怪,他应该是台湾情报部门的人。一个人怎么能不爱自己的国家?这种人我最瞧不起,虽然我不关心政治,但我最瞧不起这种出卖自己国家的人。对啦,这个索罗是华尔街对冲资金的CEO,整天都在往中国跑,其实他并不是什么投资商,他的背后就是CIA。刚刚过去的那个美籍意大利人马里奥也是为FBI工作的。

  赵青瓷说:你们家这里有一个好人吗?

  罗素说:有啊,我就是。还有就是把你从地上扶起来的那个中国人,他叫姬剑峰,他到底是什么来头,我现在还不太清楚,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人,据说是一个将军的儿子。

  赵青瓷对罗素说:我可对认识这些人没有兴趣。你不是说这个世界现在发生什么和将来会发生什么都能先从这里知道吗?这我倒是有点好奇,你现在就告诉我,现在发生了什么,将来会发生什么?

  罗素卖弄是说:那我告诉你,先说你们中国。

  赵青瓷说:等等,等等,中国不是我的,我是美国人。

  罗素说:好好好,是我用词不当,先说中国,知道曼哈顿的血案了吧?还有就是中国科学家间谍案?

  赵青瓷说:这还用你说吗?报纸电视天天都在报道。

  罗素说:接下来的就是秘密了,发生这一切都是因为在那边的组织里出现了变节的人,所以才导致了这些血案的发生。

  赵青瓷说:那这个人跑到美国来了吗?

  罗素说:这个还不确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一定是那边自己出现了问题。

  赵青瓷说:那你告诉我将来会发生什么。

  罗素说:将来美国会遏制中国的发展,中东会发生持续不断的战争。

  赵青瓷说:你这个太笼统太概念了,政客都是这样说的。

  罗素说:我讲的是一种对未来趋势的判断,我们家族的人都具有这样天生的能力。

  赵青瓷开玩笑说:看来你可以去参加竞选总统?

  罗素说:当然可以,不过我没有兴趣,我只对爱你有兴趣。刚才打招呼的这个人是CIA副局长布莱克,被人们称之为杀人魔鬼。还有就是布莱克身边的那个女人,叫什么奥尔瑟雅,她是中情局亚洲事务局局长,凡是亚洲的事情都跟她有关系。

  赵青瓷笑着说:你家都快成为CIA的总部了。

  罗素说:这是一个寻找猎物和自己成为猎物的名利场。

  赵青瓷说:看来你已经成为猎物,又一个猎人来找你了。

  一个曼妙的女子在赵青瓷的话刚说完,就来到了罗素的面前,看着赵青瓷对罗素说:少爷又有了新的布娃娃吗?

  罗素说:娜斯塔西娅,你可别乱说,我这次可是认真的。

  这个娜斯塔西娅说:罗素少爷每一次都是认真的。不记得我们曾经已是认真的吗?娜斯塔西娅看着赵青瓷说:这个中国女孩怎么好像在那里见过?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

  赵青瓷也做出一副在回忆的样子说:我们见过吗?实在想不起来了。

  娜斯塔西娅说:慢慢想吧,难说有一天会想起来,人生就是用来回忆的。好啦,我看见一个熟人,我过去打个招呼,你们慢慢聊。说着就扭着她的腰过去了。

  娜斯塔西娅过去后,罗素说:最近,CIA和FBI都在疯了似的逮捕中国人,我听我的父亲说:你父亲和你都在他们怀疑的名单里,你们还是自己小心一些。有些事情一和政治联系起来就说不清楚,所以你们还是小心一些。

  赵青瓷气愤地说:我不是美国人吗?美国只是你们的美国不是我们的美国吗?

  罗素说:你生我的气有什么用?

  赵青瓷说:我的父亲为了他们的什么破计划心都操碎了,有这样对待自己国民的国家吗?我真后悔来到这个国家,我根本就不愿意当这个变了味道的美国人。你拚命的为他们努力,可他们从来就不相信你。

  罗素耸耸肩说:我又不是总统,你跟我抱怨有什么用?

  赵青瓷压抑着内心的不安和焦虑,今天传达指令的人没有出现,总让赵青瓷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赵青瓷说:我讨厌这样无聊的社交场合,全都戴着一个虚假的面具,我有点不舒服,我想先回去了。

  罗素说:你要适应这种虚伪,将来你成了城堡的主人,这一切还是这样,永远会这样,不会改变。

  赵青瓷说:那你守着你的城堡吧,我得回家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