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信仰年代

第一卷 第五十六章 绝情:我不认识你

信仰年代 秋英格莱 6852 2019-12-06 19:21

  1983年的春天,当我和我的母亲以及我的外婆回到医院的时候,我父亲黄卫国的病房里空无一人,我们问值班的医生,说:病房里的病人呢?

  值班医生回答说:不知道,这个病房里有病人吗?

  这个回答要把人气死,仿佛这个病房和病人从来没有存在过。但在零军区医院这没有什么奇怪。自从发生我的父亲黄卫国被谋杀死未成的事件后,我的父亲的安保工作就由总参二局行动局的人负责接管,除了专门的医疗小组之外,其它医生根本不知道这个病房里住着的病人是什么人。所以值班医生不知道我父亲的存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直觉告诉我的母亲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的母亲打唐卫东的电话,打不通。我的母亲又打赵寒冰的电话,还是打不通。职业习惯告诉我的母亲,除了等待,没有其它什么别的办法。该让知道的时候,自然会有人来找我们。我的母亲对我和我的外婆说:咱们就耐心地等吧,自然会有人来找我们。我的母亲看着我和我的外婆尽量地保持了一种心若止水的平静,其实我看得出母亲平静的脸后面隐藏的焦虑。

  我的外婆抱怨地说:我就受不了这种神神秘秘的事情。

  我的母亲看着我的外婆安慰地说:妈妈,不用担心,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我的外婆说:不会有事情?这叫不会有事情吗?人到那里去了都不知道,还说不会有什么事情,真是自己骗自己。黄卫国有什么事情我不管,我也管不了。可阿玥呢?阿玥跟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也不见了,这算是什么事啊?

  我的母亲对外婆说:妈,你不要添乱了好不好,我心里正烦着呢。

  我真的很担心阿玥,父亲这样的人发生什么样的事都不是我的担心有用的。可怎么会牵扯到阿玥呢?可看着母亲失魂的样子,我不好再说什么。就如母亲所说,除了等待,似乎再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值班医生对我的母亲说:你们还是先回家吧。

  我的母亲对值班医生说:不用,我们再等等。

  我看得出母亲在判断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难道是我的父亲发生了什么更为严重的意外?可阿玥呢?这一切跟这个女孩子有什么关系呢?怎么连这个女孩子也不见了?我的母亲的脑子里涌现了一个接一个的猜想,接着又一个接一个的否定了。

  就这样,我们在平静的焦虑中等待着消息。

  我对外婆说:外婆,要不我先送你回去?

  外婆固执地说:那怎么行?我见不到阿玥我不回去。

  就在这样的等待中,天亮了。

  这时,一个军人向我们走来,立正敬礼说:请问是黄局长的家属吗?

  我的母亲对军人说:对对对,我们是。

  军人说:首长派我来接你们过去。

  我的母亲焦急地说:是卫国不行了吗?

  军人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说:不知道,我只是执行命令。

  我的母亲对军人说:那我们这是要去那里?

  军人的脸上还是一点表情都没有,说:你们跟我来便是。

  我们跟着军人,并没有离开医院,而是来到了零军区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站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我的母亲站住了,我看到了母亲脸上绝望的表情,母亲一定是猜到了父亲不行了,两个首长的电话都打不通,现在一来就来到重症监护室,那还会有什么好的结果呢?看着母亲的绝望的表情,我的心很痛,我知道母亲担心什么,而我的心也和母亲一样,坚强的外婆却无声地哭了起来。

  可当走在前面的军人推开门时,我们都傻了。我们看到我的父亲黄卫国跟任何一个健康的人一样,而躺在在病床上的却是阿玥。

  我的父亲黄卫国对我们说:这是那里来的孩子,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出去的时候,我还看见她在唱歌,突然间就倒在了地上,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对我的父亲黄卫国说:爸爸,刚才你不是还躺在病床上吗?

  我的父亲黄卫国对我说:我又没什么病,只不过是想你了,现在你回来了,我的病自然也就没有了。

  我的母亲和我的外婆彼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迷惑地看着对方,又看看我的父亲,同时对我的父亲说:平安是福,没事就好。

  我怀疑地看着父亲说:爸爸,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我的父亲黄卫国对我说:医生刚才说,他们跟这个孩子作了一个检查,好像是说这个孩子似乎是头部有什么问题,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阿玥看着我,眼晴空空的,好像我们从来就不认识。想起在迤萨的时候医生曾经对我说过,“或许有一天她就不认识你了。”难道这一天这么快的就来了。

  我阿玥说:你认识我吗?

  阿玥对我说:你是谁?我们见过吗?

  我对阿玥说:我是子衿,黄子衿。

  阿玥对我说:我不认识你。

  我对阿玥说:你知道你是谁吗?

  阿玥对我说:你知道你是谁吗?

  我对阿玥说:你是阿玥呀。

  阿玥对我说:阿玥是谁?

  在迤萨的时候,医生是告诉过我,说阿玥可能会慢慢的不认识我,是说慢慢的不认识我,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这个样子了?我对阿玥说:你不认识我不要紧,只要我认识你就可以了。

  阿玥重复我的话说:你不认识我不要紧,只要我认识你就可以了。

  我对阿玥说:你认识我吗?

  阿玥还是重复我的话说:你认识我吗?

  我没有料到阿玥的病会复发得如此迅速。我对爸爸妈妈,以及外婆说:你们回家吧,我在这里陪陪她,明天再请医生作一个全面的检查,看医生怎么说。

  站在旁边的唐卫东说:我是来看卫国的,既然卫国的病情恢复了,我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你们一家人团聚,我还有事,先走了。

  站在唐卫东旁边的赵寒冰也说:卫国的身体既然恢复了,我也就放心了,我也得先走了。赵寒冰走到门口站住转身说:这女孩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了呢?卫国,我也通知医院,让最好的医生为她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唐卫国和赵寒冰走之后,阿玥突然一声哭了起来,说:我要回家。

  外婆也跟着阿玥哭,抱着阿玥说:孩子,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昨天不还是好好的吗?怎么就这样了呢?

  阿玥推开外婆说:你是谁呀?我不认识你。

  外婆说:我是外婆呀。外婆亮出手腕上的手镯对阿玥说:孩子,我是你外婆啊,你看,这还是你送给外婆的手镯,你怎么就不记得了呢?

  阿玥坚决地推开外婆说:我不认识你,我没有外婆,我要回家。

  对于阿玥的这个样子,我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没想到这一来得这样快,来得这样突然。

  阿玥可以什么人都不认识,但不能不认识我呀。我看着阿玥说:阿玥,我是子衿呀,你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呢?

  阿玥看着我说:你是什么子衿?我不认识你。

  我看着阿玥看我的眼晴充满了爱意,充满了柔情,可她却说不认识我。

  阿玥拉过我的手,握在她的手心,对我说:我认识你,你是我的哥哥------阿索,哥哥,你带我回家吧,我们离开这里。

  我的父亲母亲和外婆离开了病房,病房里就人剩下了阿玥和我,这是一个绝望而黑暗的夜晚,阿玥不放我的手,好象害怕放开我的手再也见不到我,我看着她的眼里一直流着泪水。

  第二天,医院检查的结果是脑部深度损伤,医生说:像这种病症,失去记忆已经是最好的结果,能活着已经是最好的意外了。

  阿玥还是不放我的手,拉着我的手说:哥哥,带我回家吧,我们离开这里。

  我的父亲黄卫国对我说:子衿,看来也只有这样了,通知他的家人吧。

  我对我的父亲黄卫国说:不行,我必须陪着阿玥,我不能丢下她。

  外婆对我说:子衿,外婆支持你,相爱不后悔。

  我的母亲对外婆说:妈,你这是在毁掉你的孙子。

  外婆对我的母亲说:怎么是毁掉呢?世上还有什么比爱更重要的事情呢?

  我的母亲对外婆说:妈妈,我不是要拆散他们,你说现在这种情形合适吗?阿玥什么都不记得了,他们怎么生活一辈子?

  外婆固执地说:我不管他们生活多久,也不管他们怎样生活,只要他们相爱就行。

  我的母亲对外婆说:妈妈,你怎么还这样幼稚?

  就在我们争执的时候,阿玥坐在一旁,就像我们争论的事情与她毫无关系。就在我们争执的时候,阿索出现在我我们面前,我说:是谁通知阿索的?阿索怎么知道阿玥的事情?

  我的父亲黄卫国说:是我通知的,我们得面对现实。

  阿索对我说:大兄弟,我是来带阿玥回去的。

  阿索对阿玥说:妹妹,哥哥带你回家。

  阿玥对阿索说:你是谁?你是谁的哥哥?我不认识你?

  阿索对阿玥说:我是你哥哥呀。

  阿玥拉着我的手对阿索说:你不是我哥哥,这个人才是我哥哥。

  阿索哭了起来,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

  对于我来说,一切的悲伤都在阿玥的离开结束,也在阿玥的离开时开始。

  阿玥终究还是被阿索带走了。

  就这样,阿玥在我的世界里消失了,永远地消失了,仿佛我们从来不曾认识,仿佛在我的世界里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阿玥。但怎么可能?阿玥的温暖分明还在我的手上,还在我的心里,在我漫长的生活中,我曾经试图把阿玥彻底的忘掉,但是我没有做到,因为,她已经变成血液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我不知道是我的父亲欺骗了我,当我看着阿索带着阿玥上了火车,我离开了北京西火车站,我的父亲和中央调查部的人就把阿索和阿玥一起带上了北京吉普车,飞一样的离开了火车站。

  那天晚上,阿玥对我的父亲说:阿爸,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

  我的父亲说:当然可以,孩子,我对不起你。

  阿玥对我的父亲说:可以带我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吗?

  我的父亲说:当然可以,但我必须请示,中央调查部专门为你配备了一个安保小组,你不论到那里都必须首长批准。

  那天晚上,在安保小组的重重护卫下,我的父亲把阿玥带到了香山的墓园。我的父亲黄卫国对阿玥说:孩子,想哭就哭出来吧。

  阿玥大哭了起来,对着空旷的墓园,凄厉地喊道说:黄子衿,子衿,我爱你,永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