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只为妃不为后

火焰花 宫廷险境(二)

只为妃不为后 千百年的妖 4345 2019-12-06 19:22

  出了长明殿,皇贵妃本想牵七公主的手却被她躲了过去。在后面的季月昏心里一紧,谁知皇贵妃只是笑了笑就自然的走到了前面,留下七公主和季月昏并排走着。

  兰兮宫与长明殿挨着,她们很快就到宫门口了。季月昏一抬头就看到一个姑姑领着五六个丫鬟在门口恭敬的站着,看到她们过来,赶忙行礼,“奴婢参见皇贵妃,参见公主”。

  皇贵妃摆手让她们起身,然后走到七公主身边,对那些宫女吩咐道,“好生照顾公主”。说完就离开了。

  季月昏自觉的走在七公主身后,顺着她们让开的路进了兰兮宫。

  “喜儿”,七公主突然开口。

  一个约摸十一二岁的粉衣宫女从后面跑了过来,口里还念叨着,“公主你可算回来了,喜儿备了很多公主喜欢吃的”。

  七公主没有回答她,而是看向一旁的季月昏,“你饿吗”。

  看着季月昏摇摇头,七公主就对喜儿说道,“今日就不吃了,你自己处理就好”。

  喜儿欢天喜地的道了谢就出去了,其他宫女还站在殿门口侯着,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

  “都下去”,七公主背对着她们吩咐道。

  随着殿门被关的响声,七公主慢慢转过身来,一脸八卦的看着季月昏,“姐姐,你可是我瑾司叔叔喜欢的人”。

  季月昏一脸懵,她刚还在想顾瑾司那样的人怎么会交出一个小呆板,原来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分明就是个小狐狸。她有些好笑的看着七公主回答道,“是”。

  “你怎么这么正经,真想不来你和瑾司叔叔日常相处的画面”,七公主一屁股坐在殿内的台阶上,撑着脑袋,一脸疑惑的看着季月昏。

  季月昏也蹲下身挨着她坐着,却没有开口回答她。

  她倒是不在意又换了个话题,“你不喜欢皇贵妃”。

  “不喜欢”,季月昏觉得没有必要对这小孩隐瞒。

  “那巧了,我也不喜欢”,七公主兴奋的拉着她的手臂要将她拖到内室去。

  季月昏虽然一脸不自然却也没有拒绝。所以顾瑾司翻墙进了兰兮宫就看到了这样一幕,七公主窝在季月昏的怀里,两人已经熟睡。他甚感欣慰,小七不仅可爱还孺子可教,于是满意的转身回了清凉殿。

  清晨,七公主被皇上叫去用早膳,这从七公主两岁之后便开始了,八年来如一日,从未间断。顾瑾司也因为醉酒,起的晚了些。只剩季月昏一人,她觉得有些闷就去御花园里转转。

  刚到御花园就看见一个身着紫红色华服,发丝被三支紫玉镂空金簪挽成牡丹样式,坠了两只很小的白玉耳坠。她背对着季月昏,似乎在品茶。

  季月昏下意识就想要离开,没想到就听见一道妩媚的声音,“德妃姐姐也会来这里赏花啊”。

  “看看,准备走了”。

  “姐姐这是不待见妹妹啊”。

  “姜贵妃说的哪里话,臣妾只是困了想要离去罢了”。

  “那本宫偏偏要姐姐陪着”。

  德妃不再与她做口舌之争,直接福了福身子,然后饶过她准备离开。谁知姜贵妃突然捂着肚子喊道,“姐姐,你干嘛推我”。

  季月昏一看就知道是嫔妃间的争斗,并不想理会,转身准备离开。

  “谁在哪里,出来”。

  季月昏扶了扶额头,转身向那边走去,对着两人行礼,“见过娘娘”。

  “你是何人,胆敢偷听我们娘娘讲话”,姜贵妃身边一个绿衣丫头趾高气昂的说道。

  “臣女季月昏”,季月昏不在做其他解释。

  七公主很快陪皇上用完早膳就赶忙出来找季月昏,路上还碰到了皇贵妃和顾瑾司,三人就结伴同行。走到御花园的时候正好听到吵闹声。

  “在御花园里喧哗成何体统”,皇贵妃出声斥责她们。

  “是德妃姐姐想要谋害推我,想要谋害皇嗣,皇贵妃可要为臣妾做主啊”,这姜贵妃太能演戏了,转眼就抹眼泪抽鼻子的。

  “季姑娘,你来说说”,皇贵妃并不理会她,直接指了季月昏。

  “月昏之前跟家母学过几天医术,知晓若是被推了动了胎气的,定不能大哭大叫”。

  皇贵妃听完就明白怎么回事了,瞪了姜贵妃一眼,正要开口斥责,就听到姜贵妃指着季月昏嚷道,“推了就一定会动胎气吗?季姑娘之前仗着安乐王世子疼爱就目中无人,现在世子生死不明,你又缠上了齐南王,皇贵妃你可不要相信这种人的话”。

  “啪”,这一声让众人都愣住了,皇贵妃居然将姜贵妃一巴掌打到了地上。

  “你说什么生死不明,在让本宫听到这话,你就不用活了”。皇贵妃此时的表情很是吓人。

  姜贵妃捂着脸,呆呆的看着皇贵妃,连自己身下流血了也毫不知情,还是旁边的绿衣宫女一声尖叫,众人才反应过来。

  姜贵妃很快被抬到最近的宫殿,因为肚子里的皇嗣生死不明,所有人被皇上责令留在宫中,不得随意离去。

  姜贵妃的喊叫声不断从殿里传出来。季月昏立在门口,眉头深深的皱着。

  “小姝儿?”,顾瑾司试探的喊了一声。

  “嗯?”

  “皱眉真不好看”,顾瑾司伸手温柔的将她的眉头抚平,又说道,“若今日本王早些起就不会让你遇到这种事的”。

  季月昏觉得有些好笑,这与他起的迟有何关系,于是她摇了摇头。觉得没表达清楚又说了一句,“这与王爷起的迟早并无关系。”

  “本王若早些来,即使你遇到了此事,也不用自己出头,有本王处理”。

  季月昏看着他认真自责的模样,除了心中一暖,也顿时明白了他的用意,知道他想告诉自己这件事自己没有做错,不用自责的为难自己。想明白之后,她冲顾瑾司笑了笑。

  七公主果然是顾瑾司养的,连安慰人的方式都一样不走寻常路。

  “喜儿,你上次替她受罚的小宫女还在私下说你借着本公主的势随意欺凌他人,这有损本公主名声”。

  喜儿脸一红,低着头不再说话。

  “不是你的错,你就不要管,省得连累本宫主,知道了没有”。

  “是”,喜儿小声的说道。

  皇帝一出来,他们都不再说话了。

  “皇弟,带他们都下去吧”,皇帝似乎有些疲惫,一直在揉脑袋。

  在他们刚转过身时,皇帝又说了句,“多关心关心宜合”。

  “臣弟明白”,顾瑾司知道皇帝不想宜合知道这些事,影响她成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