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只为妃不为后

火焰花 风雨飘摇(五)

只为妃不为后 千百年的妖 3177 2019-12-06 19:22

  又是弦月当空的朦胧夜,又是东宫西北角那已经废弃的宫殿,透过微弱的月光可以隐约看到两道人影,一跪一立。

  “主子,明日便可见收效,只是.....”。

  另一个声音迅速打断了他,“让季北那老东西去看着”,如果此时季月昏在的话定会大吃已经。

  “可主子,那老头......他酿的冰魄酒疗效甚微,只怕.....”。

  “本就没指望那个废物,你照做就是”。

  跪在地上的人影一晃就消失了,坐着的人缓缓的走到窗边,踮起脚将窗扇拉了下来,又缓缓的走到床边,月光正好照到他。几乎蜷成弓的身体,骨瘦如柴的手拉开被子的一角窝了进去。

  刚刚处理完水患的皇帝这下又该头疼了,乌溪村的村民不知得了什么怪病,一个个心痛难忍。听村民说最开始只有两三个人,大家也都没有在意,谁知短短五日,全村几乎全军覆没,旁的村子怕传染已经封了村。这消息很快就传遍了云安城。

  大臣都畏畏缩缩的,竟没有一人能扛起这点事,皇帝一怒之下就将此事交给了齐南王,还说手下的大臣随他调派。齐南王倒是无所谓,却是苦了这些大臣,肠子都快悔青了。

  季月昏知道此事还是第二天清晨听到琼瑛吓唬那些小丫鬟的时候。

  “我跟你们讲,这乌溪村肯定是遭什么诅咒了,要不你说这病传染,其他人怎么都好好的。你们可得小心着诅咒来找你们”,琼瑛正聚集一些小丫鬟在低头窃窃私语,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季月昏。

  “琼英,你又在胡说什么”。

  “我没胡说”,琼英听到是碧璇的声音并没有回头。

  “琼瑛!”

  “怎么了嘛”,琼瑛刚转过身就看到了季月昏,心想这下完了。

  谁知季月昏只对她说的内容感兴趣,“你把刚说的事完完整整的再说一遍”。

  琼瑛愣了一下,迅速说明事情的原委,谁知季月昏听完就让他们准备东西启程去乌溪,怎么拦也没用。

  自从乌溪村出了这事后,再没有人去过村里,让这条通往村里唯一的路越发的萧条,毫无生气。进了村子越发的萧条,门户禁闭,街道上空无一人。

  突然一群人拥了出来,步履艰难的往同一个方向移动,碧璇上前一打听才知道有一个老头在村南头药酒,听说是季家的传家之宝—冰魄酒。

  碧璇又拦下一人,问道,“朝廷派的人在什么地方呢”。

  一个佝偻着背拉着孩童的妇人捂着嘴低头说道,“倒是来过,也没做什么,这会怕是在隔壁村吧”。

  季月昏听到碧璇说到季家时只是愣了一下,并没有太大的情绪,只吩咐她们往村南口走。

  村南口一老头用粗布遮着面,一勺一勺机械的舀着,一点也没有布药救人的慈悲怜悯。

  季月昏将马车停到不起眼的小巷子里,拿了几个铜板给街上的乞丐,让他前去要一碗药酒。

  不一会儿乞丐就回来了,季月昏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不是冰魄酒。冰魄酒用是用紫阳山上的千年积雪,哪会如此浑浊。再者说,它用了一种叫做萆荔的香草,这个法子除季家嫡亲血脉再也其他人知道。

  季月昏让碧璇等一会人群散了就将那老头喊来,将她几日前便采好的萆荔送于他,而她只想要季家的冰魄酒闻名于世。

  “季姑娘,我们真有缘”,这熟悉的声音让季月昏眉头一皱。

  而声音的主人似乎看透了季月昏的心思,“季姑娘是在找人吗?那可能是要失望了”。

  季月昏想赶紧躲开这瘟神做自己的事,就毫不犹豫的掀开车帘准备往下跳。突然,一只白皙的手伸了过来。季月昏惊恐的猛然向后一缩,从另一面跳下去了。

  “王爷”。

  “季姑娘见本王就不必向其他人一般行礼了,见外的很呐”,齐南王收回了手,神色不甚在意。

  “王爷若无事,请恕月昏有事先行退下了”。

  “当然有事了,本王得了一种病,想要姑娘帮忙”。

  “月昏不是大夫,治不了王爷的病”。季月昏从头到尾都颔着首静静的站着,任凭他说什么荒唐的话也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看你来这里定是心疼这些百姓,你就不指责本王不思民间疾苦吗”,顾瑾司靠在马车边上,摇着手中的折扇,突然转了话题。

  “王爷如何,百姓如何,与月昏有何关系”。

  王爷突然合了扇子,跳到她面前,“本王也觉得无关,那季姑娘就随本王去个舒服的地方治治本王的病”。

  季月昏听到这话下意识就抬手准备扇过去,却不料被顾瑾司抓住,一把带到了怀里,“季姑娘还是莫动的好,不然本王一不高兴,可是要见血的”。

  顾瑾司就这样把季月昏带走了,临走时还留下一句话,“要想你们小姐无恙,把带来的东西原封不动的带回去”。

  众人踌躇片刻,看了一眼捂着胸口步履蹒跚的村民,还是驾车离开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