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只为妃不为后

火焰花 王府生活(三)

只为妃不为后 千百年的妖 3268 2019-12-06 19:22

  群芳宴是官宦世家才能参加的盛会,一般平民百姓根本无缘一睹风采,但五月初三的桃花节确是百姓热闹非凡的节日。

  据记载,五百年前三个国家在战火洗礼后的云泽大陆崛起,风漓国居南、北翼国居北,国土面积相当。而居于东边临水地区的沧月国面积只有风漓的三分之一。但相同的是人口都少的可怜。故而,三国成立桃花节,意在让百姓尽快繁衍子嗣。后来人越来越多了,便各国自行举行,不再大范围的联姻了。

  桃花节这天,各地都会有在寺庙里摆姻缘铺,男子女子皆可写或画出自己心爱之人并附上自己名号交于铺主,三日以后铺主便会将心意相通之人的送往各自家中。如若没有的,也会将你心意送往对方家中。

  普渡寺在这天会有重兵把守,官宦世家里的青年才俊、妙龄少女都会参加。

  姬安歌最是爱凑热闹,这不一清早就吵着闹着要去。

  “母妃,你就让我去嘛,我保证不任性胡闹”,姬安歌蹭着安乐王妃的袖子撒着娇,像一只可怜的猫咪,让人不忍拒绝。

  “这事还得经过你哥哥同意”,安乐王妃有些无奈的摸着她的脑袋。

  姬安歌望着一旁黑着脸默默吃饭的姬风影,声音小如蚊蝇,“我看哥哥就是想让我嫁不出去”。

  她似乎忘了习武之人听力都比较好。只见姬风影重重的拍下筷子,挤出一个有些诡异又可怕的笑,“安歌想嫁人?那为兄将这云安城所有的青年才俊都找来王府供妹妹挑选,可好”。

  姬安歌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狠狠的摇了摇头,说话都有些结巴,“不……不用了,我不想了”。

  “世子,听闻今晚普渡寺会放一夜的烟火,我想去瞧瞧”,一直沉默吃饭的季月昏突然开了口。

  姬风影先是一愣,接着又是许久的沉默,久到季月昏都以为他不会答应了,才听到他身音低低的说道,“好吧,我陪你一起去”。说完又看到一脸巴巴期望着的姬安歌,说了句,“你也一起”。

  “照顾好……”,安乐王妃似乎觉得自己说错了,立马埋头看着自己的饭碗。

  姬风影有些隐隐的怒意,在安歌面前她这般是何用意,但最终却还是说了句,“母妃不必担心她们,还是顾好自已,才不会令我们担心”。

  姬安歌没有看到安乐王妃猛然一颤的身子和眼底深深的恐惧,应和着,“是啊,母妃,有哥哥在,你不用担心的”。

  傍晚时分,天不那么热了,他们才启程去普渡寺。马车刚到寺门口,不知侍卫在姬风影耳边说了什么,他神色肃穆的对岩非说道,“多派点人跟着她们,务必保证她们的安全”。

  姬安歌喜欢凑热闹,老在那些铺面前晃悠,但凡认识她的人都神色恭敬的让开道。季月昏本来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却硬是皱着眉头忍着,视线没有离开过姬安歌一步。

  突然耳边传来一道调侃的声音,“看来那位姑娘很重要啊”。

  季月昏被突然而来的声音吓到了,转头看了过去,只见那人一身淡青色长袍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头发用乳白色娟带随意扎着,慵懒的颠着手中的扇子,明明一副调戏良家妇女的纨绔子弟模样,却硬生生被他做出了仙风道骨的样子。

  “姑娘这样看我,是见我生的好看想要一亲芳泽吗”,这样流氓的话语他说的半真半假,让人生不起一点厌恶来,反而觉得欢喜。

  “不想,你生的太白了,与我的胭脂颜色不太相配”,季月昏从不是那种容易害羞的女孩子,她向来淡漠且不近人情。

  “哈哈……”,男子毫无形象的朗声大笑,惹来很多人驻足,他倒是很无所谓,可季月昏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她讨厌很多人看着她。

  碧璇刚买东西回来就看到这一幕,马上挤了进来,挡在季月昏前面一步步的往圈外走。

  男子看着准备落荒而逃的季月昏,轻轻弹了弹手指。季月昏的身体就开始左摇右晃的,最终稳稳的落但男子怀里,耳边传来他的声音,“你很是有趣,以后便是我的人了”。

  季月昏听道这话后猛然推开他,紧接着一个响亮的巴掌就落在他的脸上。

  在一旁看热闹的姬安歌被下了一跳,赶忙跑过去将季月昏挡在身后,恭敬的对面前的男子行礼,“九皇叔,月昏姐姐她脑子不太正常,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一个傻子计较”。

  齐南王顾瑾司只是淡淡的笑着,目光一直落在季月昏身上,只见那女子一脸的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比自己还矮了些许的女子,眼神复杂。

  见顾瑾司许久没有说话,姬安歌有些慌了,但依旧没有起身,“九皇叔,请您原谅月昏姐姐,是安歌没有看住她,您要罚就罚安歌吧”。

  顾瑾司终于开口了,言笑晏晏的,“我若罚了你,你哥哥不得心疼死”。

  安歌听了他这话更是摸不着头脑了,正要开口再说什么,就被季月昏一把拉到了身后,她看着原本高傲的群主竟为了她求人,这比杀了她都让她难受,她和姬安歌果然是一对冤家。季月昏在心里苦笑不已。

  “好了,不管今日本王为难了谁,本王那皇侄都会跟本王执拗。算了,本王还想清闲呢”。顾瑾司不想看两人别扭的护来护去,开了金口饶过了她们。

  正在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顾瑾司又说道,“不过,作为赔礼,半个时辰后,季姑娘陪我在后山看场烟火吧”。

  “好”,季月昏知道她拒绝不了,不理会姬安歌示意她拒绝的眼色答应了下来,转身便离开了。

  随着季月昏他们的离开,看热闹的众人也快速散去了,谁也没有注意到顾瑾司盯着季月昏背影的眼神眷恋而克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