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只为妃不为后

火焰花 王府生活(九)

只为妃不为后 千百年的妖 3072 2019-12-06 19:22

  透过微弱的月光可以看到东宫西北角那已经废弃的宫殿里有两道人影,一跪一立。

  “主子,火焰花已送到姬安歌手中”。

  “那……幻樱宫那位呢”。

  “回主子,有皇帝给她喂蛊血,暂时无碍,只是以后……”

  “你去看着季家小姐,其他的无需管了”。

  他们嘴里说的姬安歌正在西院摔东西,还赶走了所有的仆人。而季月昏则想去见她哥哥一面求个安心,姬风影不放心就派了两个暗卫给她。

  紫阳山在云安城往南大约一个时辰的路程,山路错综复杂,寻常人根本无法找到季月笙栖身的暖玉阁。所以为了防止有心人发现哥哥的踪迹,季月昏每次都先去紫阳山东边的普渡寺,再绕道去紫阳山。

  马车上,点着安神的沉香,季月昏闭着眼睛假寐,碧璇在一旁扇着蒲扇。不一会儿季月昏竟在有些颠簸的马车里沉沉的睡过去了,直到听见碧璇慌乱的催促声。

  “快点把这些处理一下,不要惊扰了小姐”。

  季月昏揉着昏沉的脑袋,声音有些朦胧的询问道,“碧璇,发生什么事了。

  碧璇犹豫了一下才掀开车帘钻了进去,说道,“前面路挡住了,侍卫正在清理,小姐,您再休息会”,说完在小几上端了杯茶递了过去。

  季月昏没有接,只是定定地望着她,似乎要将她看穿。

  碧璇在这种目光的审视下备受煎熬,没一会便扑通一下跪在季月昏面前,“碧璇不是有意欺瞒,只是不想小姐担心。其实前面是被很多尸体挡住了,奴婢已经吩咐他们将那些人好好埋葬了”。

  季月昏抬手将她扶起,“你做的不错,不过你知道我生平最不喜人欺瞒我”。

  “碧璇知道了”,碧璇垂着脑袋答道。

  这时,一个侍卫突然在车外回禀道,“碧璇姑娘,有一个人还活着,你看,要不要请示小姐”。

  “前面带路,我去看看”。季月昏带起面纱掀开车帘就跳了下去。

  侍卫不敢违背她,只好引她到一处草丛里。

  只见草丛里躺着一个浑身是血,带着银色面具的男人。他身上的衣服是上好的冰蚕丝制成的,这让季月昏馅入了纠结。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地上的男子痛苦的闷哼了一声,嘴里还口齿不清的在说些什么。季月昏在那一瞬间想到了自己当时重伤说胡话的哥哥,鬼使神差的蹲了下去,手轻轻的拍着男子的肩膀,试图安慰他。

  “小姐,前面有人来了”,侍卫毕竟是习武之人,听力异于常人。

  季月昏仅犹豫了片刻,就低声吩咐道,“把他抬上马车”。

  这次是暗卫动的手,虽然正好赶在太子姬宜昌的人马赶来之前处理好,但马车还是被挡住了。

  “停下,检查”,一侍卫凶狠狠的对着季月昏的马车说道。

  “恕小女子无知,这荒山野岭里的官道什么时候设了关卡”。

  季月昏的声音柔柔弱弱,却没有丝毫的恐惧,听的太子心痒难耐,竟下了马亲自到车前询问。

  “姑娘莫怕,本宫是当朝太子,奉命捉拿刺客,还请姑娘配合一二”,姬宜昌语气温和,但眼神却通过车帘的缝隙时不时的往车里面瞟去。

  “那请太子殿下稍等”,季月昏的话让马车旁的侍卫狠狠地捏了一把汗,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

  不消片刻,季月昏便带着面纱由碧璇扶着下车了,举手投足之间总让人觉得心生宁静,就像在礼佛一般。看的太子有些痴了,还是一旁的心腹悄悄提醒才回过神。

  “姑娘一人出门可不*全”。太子并没有立即让人去查。

  “多谢殿下关心,家兄已经派了府中侍卫保护”,季月昏盈盈的向姬宜昌福了福身子。

  “那打扰姑娘了”,姬宜昌对着季月昏儒雅一笑,随即摆摆手让身后的侍卫去查。

  季月昏就那样站着,没有丝毫的慌乱,静静的等侍卫检查完,才对太子行礼道,“殿下可有查到刺客?”。

  “姑娘怎会藏刺客呢,本宫只是担心姑娘安危才让手下查点一二”,姬宜昌说完便上了马,挥手让侍卫让开了一条道。

  坐上马车的季月昏此时才缓缓的松开袖子里的手,碧璇细心的帮她擦掉手心里的汗,又递了一杯茶给她。

  季月昏将茶水猛灌到嘴里,才堪堪的平静一点,愣了片刻,方想起问碧璇那男子的状况。

  “小姐放心,他在马车的暗阁里,只是接下来要怎么办”。碧璇有些庆幸小姐心情不好的时候总喜欢躲在暗阁里,所以世子送给小姐的马车也多做了暗阁。

  “回王府吧,一会你给他抹点金创药。再让暗卫把他扔在药草堂,其他的看他造化了”,季月昏说完就疲惫的靠在马车上,而她并没有发现自己腰间的玉佩不见了踪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