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只为妃不为后

火焰花 星星撞进我的心(二)

只为妃不为后 千百年的妖 3410 2019-12-06 19:22

  “废物”,坐在琉璃榻上的女子将手中的茶杯掷向跪在面前的人。

  “娘娘恕罪”,跪着的人额头已经渗出了血却纹丝不动。

  “滚吧,连个人都看不住”。女子嫌弃的摆了摆手。之后又脸色难看的在房间中来回踱步,好久才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边,季月昏正要趁着所有人都在入睡悄悄离开齐南王府。没想到刚踏出房门就听到了顾瑾司的声音。

  “小姝儿,你去哪里”。

  季月昏稳了稳心神,转过身说道,“多谢王爷照顾,月昏该回安乐王府了”。

  “是齐南王府的伙食不好,还是本王不够赏心悦目”。

  “住在齐南王府,于月昏的名声不太好”。

  “看来是本王不够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让小姝儿觉得与本王在一起会累及声誉”。顾瑾司凑上前来,盯着她的眼睛说道。

  “月昏意思是王爷与我孤男寡女同住一个屋檐并不合适”,此话一出口连季月昏自己都楞了一下,她从未对任何人解释过,哪怕是姬风影。可此时她却很想说出自己的心声,不想他误解。

  “哈哈,本王明白了,小姝儿是想要名分呢”。

  “王爷想多了”。

  顾瑾司并不理会她冰冷严肃的脸,一个人自顾自的乐着。

  “王爷,德禄公公来传旨,现在大厅里侯着”,橙七看着王爷心情颇佳才敢在他和季姑娘独处的时候前来打断。

  “呦,本王最不怕鬼了”。说完就往院子外走去,走到一半又停了下来,回头对季月昏说道,“小姝儿,等本王回来与你说说本王那侄儿的事”。

  季月昏一愣,原来他早知道自己是要去找姬风影的。她自嘲的一笑拿着东西转身回了房。

  顾瑾司知她不会离开了,才放心的去了前厅。

  “王爷,老奴来宣皇上口谕”。齐南王可是要比姬风影更可怕的存在。他温柔起来让整个风漓国的女子都趋之若鹜,可他整起人来,那手段让三岁小孩都闻风丧胆。

  “今日艳阳高照,公公缘何为浑身颤抖,莫不是生病了。”。顾瑾司坐在首位上,先帝曾赐予他不向任何人下跪的特权。

  “多谢王爷关心,老奴无事”。

  “既然公公无事,那便传圣上口谕吧”。

  毕竟念口谕的时候他代表的是圣上,德禄只好壮着胆子挺直了腰,朗声说道,“圣上口谕,限王爷三日之内奉上冰魄酒,否则后果自负”。

  皇帝为了那女人竟然都来威胁他了,真真是好样的。

  德禄瞧着顾瑾司半天没动,心里发怵,怕这王爷一不高兴自己小命就不保了。于是试探着问道,“王爷?”。

  “本王知晓了”。

  “那老奴告退了”。

  顾瑾司只是摆了摆手,没有说话。等德禄走后才对旁边的橙七说道,“橙七,现在去宫里就说本王想念小七了,接她来府里住两日”。

  “万一……皇上不许呢”。

  “这封信给他,他会应的”。顾瑾司眉头紧皱,颇有些烦躁。

  橙七走后,顾瑾司在前厅坐了许久才往季月昏的院子中走去。

  季月昏正在院中作画,看到顾瑾司来了,手里也没有停顿。

  “小姝儿”。

  “嗯”,季月昏觉得顾瑾司有些奇怪,喊她名字的时候欲言又止。

  “姬风影在邪医那里,等他身体恢复了,本王便差人送他回来”。

  听到姬风影的名字,季月昏手里一顿,一副画就毁了。片刻后才说了句,“谢王爷”。

  “小姝儿倒是与本王客气的紧”。他说话的时候看着院中的樱花树,有些漫不经心。

  季月昏想解释自己只是习惯客气了,但还没开口就听道顾瑾司又说道,“小姝儿,本王若让你进宫为皇贵妃酿冰魄酒,你可会怪本王”。

  “不怪”月昏知道定是皇命难为,否则他定不会这样。

  “那若是本王本可以不这么做,却为了一人安危才如此,小姝儿可会怪本王”。

  季月昏听道这话,心里堵的厉害,不怪两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

  顾瑾司没有听道她的回答,起身走到她身边,将她的身子板了过来,又将她顿在手里的笔拿过来放在桌上,一副往日笑盈盈的模样说道,“小姝儿果然很在乎本王,这就吃醋了”。

  季月昏恼怒的打掉他的手,把头转向一旁。

  顾瑾司看到她这样,笑意更盛了,“小姝儿没必要跟小七吃醋,小七她还是个孩子”。

  季月昏觉得很开心,一直以来姬风影都是把她当做孩子一样护着,不肯让她陪他一起去面对。眼前这个人,他愿意将一切与她分享,好的坏的,他不愿意自己觉得有欠于他。

  “顾瑾司”。没有拥抱,没有华丽的告白,没有感动的泪水,只有这三个字,却是融合了她所有的心意。

  顾瑾司第一次慌乱的手脚无处安放,踌躇了许久才上去轻轻的把她搂在怀里,在她耳畔轻语,“小姝儿是本王的了,真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