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只为妃不为后

火焰花 风雨飘摇(二)

只为妃不为后 千百年的妖 3547 2019-12-06 19:22

  一大清早,安乐王府门前全挂了白,下人们也着素衣系白带,个个神情悲戚。明眼人一瞧就知道是哪位主子去世了。但却觉得很是奇怪,安乐王还在边关,世子郡主都还年轻,难道是安乐王妃?

  正当众人猜测纷纭的时候,御林军首领魏肖带一队人马整整的立在王府门口。随后停在一旁的轿子里出来了一位年纪偏大的公公,手里还握着圣旨。

  看这阵势,本以为是来兴师问罪的,结果,那位偏大的公公亲自走到门口,对守门的下人说道,“麻烦请王妃与世子出来接旨”。

  安乐王世子在京城横着来惯了,连守门的看到这么大的阵仗也没有丝毫慌张,只是恭敬的行了礼,说句,“稍等”。

  所有人就这么等着,过了一会,守门的就出来了,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世子说让您进入宣旨”。

  公公没有诧异,似乎在意料之中,然后指了指后面的御林军,刚准备询问,守门的人就说道,“世子说,所有人都放行”。

  公公满意的带着一众人走进了王府,刚走过前院,就看到设在正院厅堂里的郡主灵堂。于是微微颔首以示礼节,毕竟他圣旨在手。

  看到一身白衣立在灵堂前,连回头看都不看他一眼的世子,德禄一脸讨好的说道,“世子爷,您接一下圣旨”。

  姬风影动都没动,“念吧”。

  “这……这不合规矩”。德禄有些吃惊,世子就算在皇上面前再无法无天,但每次看到圣旨还是会像模像样的跪一下。

  “不念就出去”。

  德禄只好用请求的眼神看着半跪在一旁烧纸的季月昏,世子可以藐视圣旨,可他若这样念了就是藐视圣威,他可没有世子这胆量。

  “季小姐,您劝劝世子爷吧”。

  “德禄公公,我替他接吧”,说着就转身跪好。

  德禄看此事也没有更好的处理方法了,就只好铺开圣旨开始念。

  季月昏也无心听,无法都是一些夸奖和赐封,人都死了,要那些虚名有何用,她抬手接了圣旨,可德禄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圣旨也接了,公公您就请回吧”。

  “季小姐,老奴还有皇上交代的任务”。

  “还有何事”。

  “皇上让老奴看着把了无大师的亲笔佛经放进群主的棺淳里”,德禄说话的时候眼神一直在看姬风影。

  “一本佛经,本世子的妹妹会稀罕”。果然,一直不开口的姬风影听到这话的时候转了过来,一双漆黑的眸子盯的德禄浑身发冷。

  “还请世子爷不要为难老奴”。

  姬风影指了指他身后的御林军,讽刺的笑了,“皇上竟做到了这一步,本世子倒该替有些人心喜才对”。

  德禄听到这话,额头直冒冷汗,他连擦了几次。这世子爷到底知道多少。但毕竟是浸淫深宫多年的老人,装模作样的演戏功夫那是随手拈来,“世子爷说的,听的老奴云里雾里的,还请世子爷明示”。

  “明示?无非是多死些人的事,本世子到是不在乎,可是公公真要听?”,姬风影就那样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世子爷,您别为难老奴了”。

  “那就说些你听的懂的,今天谁敢扰了安歌清净,死”。姬风影负手而立,眼神里全是杀意。

  “皇命在身,那老奴就得罪了”,说完摆手让御林军上。

  “呵呵”,姬风影一阵冷笑。

  刀光剑影间,御林军已经已经死了五六人,统领魏肖让所有人都退下,自己与姬风影动起手来。

  几十招下来,两人不分高低,但越往后,姬风影就渐渐落入下风了。

  秦叔知道这两天他的心痛症已经很厉害了,再加上如此运气动武,势必会重伤,正要喊暗卫,就听见季月昏冷冷的呵斥道,“姬风影,住手”。

  空中的姬风影一愣,差点被魏肖的剑刺到,但他还是停了下来。

  “让他们开棺”,季月昏继续说道。

  众人都看着姬风影,以为他会反驳,可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季月昏。不过他没说话,也没人敢开棺。

  “安歌她那么善良,肯定不想看到这么多无辜的人死去,风影哥哥,如他们所愿吧”,季月昏像是陷入了回忆,眼神飘散,并没有看任何人。

  姬风影看了她一眼转身就离开了。德禄生怕他会后悔似的,赶忙让人打开棺盖,里面躺的正是郡主姬安歌,他趁着所有人都不忍看的时候,悄悄刺破了姬安歌的手,将她的血装进一个小瓶子里。最后极其恭敬的上了香。

  季月昏来到姬风影的院子里时,他一只手拿着酒杯一杯接一杯的灌,一直手捂着胸口。季月昏没有喊他,只是默默的坐在他身边,陪着他一杯杯的喝着。

  “月儿,如果我不把她关在西园,如果我能多关心她,她就不会这样了”,姬风影带着哭腔,像那日安歌失踪般无助与自责。

  “风影哥哥,安歌她走的时候很幸福”,季月昏脑海里出现他们赶到紫阳山看到的那一幕,哥哥依旧躺在玉棺里,安歌倚在棺璧上,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身边的纸上直留了一句话,“将我葬在紫阳山”。那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有多蠢,安歌怎么会因为那件事伤她,她只不过想一个人躲起来养那花罢了。

  “对啊,她解脱了”,姬风影难得的笑了笑。

  “是啊,我们没有那么好命”。季月昏叹了口气。

  “已经派人跟去了”。姬风影突然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季月昏嗯了一声,没在说什么,将他的酒杯与自己的换了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