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只为妃不为后

火焰花 祭祖风波(二)

只为妃不为后 千百年的妖 3991 2019-12-06 19:22

  毕竟人命关天,容不得半点拖延,在季月昏的强烈请求下,国师很快便随季月昏回了安乐王府。

  刚到王府,在前厅迎接的碧璇先将他们引到王妃的馨瑞阁。在国师诊治的时候,碧璇递上了手里的信,季月昏只看了一眼就塞到了袖子里。

  信是昨晚叶小姐贴身的丫鬟送来的,当时丫鬟还一脸焦急的嘱咐她要尽快送到小姐手上,可偏巧那时候王妃突然吐血,整个王府都急着寻医问药,照顾王妃,根本顾不得其他。碧璇纠结了很久,怕叶小姐有急事,还是出声提醒了季月昏。

  “小姐,叶小姐派来送信的灼儿姑娘很是焦急,您还是尽快看看吧”。

  季月昏眉头一皱,从袖子里取出信,快速打开浏览了一遍。然后抬头问碧璇,“何时送来的?”

  “昨日戍时送来的”,碧璇知道季月昏生气了,低着头小声说道。

  “怎么不早说”,顿了顿,将信递给碧璇然后又说道,“我对此事不甚清楚,你现在立马去找齐南王,看他如何说?”

  “是”,碧璇回答后迅速退下,赶紧让人准备马车去齐南王府。

  碧璇刚走,国师就出来了,一脸严肃的对季月昏说道,“老夫的药只能压制王妃的毒,并不能根治,季小姐做好心里准备”。

  “有劳国师了”,季月昏一脸平静的对国师福了福身子。

  “等价交换,老夫只是做了应该做的,季小姐何必客气”。国师说完就带着随从走了。季月昏亲自将他送到门口。

  国师果然守信用,半个时辰后就将药送来了,季月昏先是吩咐琼瑛亲自去熬药,然后叮嘱兰芳姑姑一个时辰后再给她喝点冰魄酒缓解缓解疼痛。做完这些事情,季月昏才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喝了两杯凉茶,盯着窗外开始静静的思考叶紫秋的事情。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外面特别的吵,好像是秦叔和琼瑛的声音。季月昏揉揉脑袋走了出去。刚走出房门就看见院子外面有很多御林军,秦叔和碧璇正挡着他们,为首的御林军手已经在刀上了。

  “发生何事了”。

  琼瑛听见季月昏的声音,立马转过身回答道,“小姐,是他们非要往里闯,我拦都拦不住”。

  “让开吧”。季月昏从始到终都一脸淡然?

  “小姐!他们……”,琼瑛有些着急的喊道。

  “琼瑛!”,季月昏打断了她的话。

  琼瑛听到季月昏淡漠的口气,立马让开了。那个为首的御林军走了过来,语气生硬的对季月昏说道,“季小姐,请跟我们有一趟!”

  “不知是何事,需要如此劳师动众”。

  “季小姐有什么想问的,等去了皇宫直接问皇上。请!”。为首的那个御林军态度很强硬。

  “小姐,这……”。

  “秦叔,你看着王府,等碧璇回来。记住,这里一日是安乐王府,就不许什么猫猫狗狗的随意进出”。

  “是”,秦叔恭敬的答道。

  御林军不仅没有为难她,还替她准备了马车。一路上她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何事。

  长明殿上,皇帝高坐首位,三皇子与一和尚立于殿下,而姬宜合跪不知为何竟在殿中央。

  “月昏参见吾皇,吾皇万安”,季月昏向皇上行跪拜大礼,谁知皇上冷笑一声,说道,“万安!有你们这些人,朕如何万安?”

  见季月昏低头沉默,皇帝又说道,“季月昏,你可知罪”。

  “月昏不知,请皇上明示”。季月昏抬头看着皇帝说道。

  “不知?不要以为皇弟宠你,你就可以目中无人”。皇帝一脸怒气的吼道。

  “此时月昏眼里正是皇上的倒影,皇上若不信可让人来查看”。

  “油嘴滑舌,好,朕就告诉你,教唆公主偷换了智大师计算的神女的八字”。

  “父皇,月昏姐姐没有教唆宜合,是宜合不想姜清浅那个女人做神女,才换了的”。还不得季月昏回来,姬宜合先抢着说道。

  “你住嘴,你一个小孩子知道什么”,皇帝很少对宜合如此凶,可宜合还是倔强的看着他,丝毫没有妥协。

  “父皇和瑾司叔叔教宜合要敢作敢当,为何如今却这样?”

  皇帝没在斥责她,而是对姬宜熙说道,“带你七妹下去,好生看着,都被惯成什么样了。堂堂一国公主竟坐些鸡鸣狗盗的事”。

  “父皇先息怒,神女之时兹事体大,宜合年纪小,定是受了他人挑拨,还请父皇明查”。姬宜熙柔和的声音让皇帝的怒气平了一些

  “你说的对,定是她蛊惑公主,才出了此等事。来人,将她流放到北山”,皇帝指着季月昏说道。

  “住手”,姬宜熙对前来拉季月昏的侍卫说道,侍卫也不敢违背,只好立在一边看着皇上。

  “难不成你也要逆着朕!”

  “父皇息怒,先不说季小姐许久不来宫里如何与公主接触,其次宜合一向是个有主见的孩子,怎么轻易听他人的。此事还要在调查”。

  “好,朕给你三日时间去调查此事,至于她,先交于大理寺收监”。

  “是,父皇”。

  全程季月昏都一脸平静,可她没有想到姬宜合突然说道,“父皇,你若随意罚了月昏姐姐,她受什么罪,宜合便跟着”。

  宜合的话让她很震惊,看着她竟说不出话来。

  宜合却笑着对她说道,“月昏姐姐,瑾司叔叔说,守护是相互的”。

  “反了,反了,一个两个的都不听朕的话。来人,将公主送回兰兮宫,没有朕的命令不许踏出一步。至于季月昏送至大理寺,不得用刑”。说完就甩袖离开了。

  “宜合,你……”。

  “月昏姐姐,你要好好的,瑾司叔叔一定会救你的,相信我”,被姬宜熙牵着的姬宜合对着被侍卫押着往殿外走去的季月昏喊到。

  “好”。

  这边,碧璇去了齐南王府,并没有见到齐南王,只有橙七在府上,他告诉碧璇王爷去宫里已经三日了,没有一点消息传出来,现在他们也很急。闻此,碧璇只好又回了安乐王府,没想到等待她的是另一场恶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