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只为妃不为后

火焰花 王府生活(六)

只为妃不为后 千百年的妖 2978 2019-12-06 19:22

  “王妃,世子,不好了不好了”,众人正在用膳,一仆人就慌忙的跑了进来。

  “何事慌忙,慢些说来”,王妃皱了皱眉头。

  “回王妃,是群主”。

  “安歌怎么了”,没人看到姬风影是何时起来的,又是何时抓住那个仆人衣领的。

  “是宫里传来消息,群主执意要什么火焰花,被皇上斥责,现在正跪在长明殿外”。仆人看到姬风影发狂的样子,浑身颤抖,只想赶紧说完赶紧离开。

  姬风影不等王妃说话就扔下仆人急步走了出去,只有季月昏沉浸在刚才仆人的话里,久久不能平静。

  五月的天,午时的日头正盛,一身粉红色宫装的娇小女子直直的跪着,背影倔强而坚定。

  “安歌,你怎么样了”,姬风影蹲在妹妹面前,心疼的替她擦掉额头上的汗珠。

  “哥哥,你怎么来了”。姬安歌看到自己哥哥,眼泪就在眼眶里直打转,还硬生生的忍着,怕哥哥担心。

  “安歌,不要怕,哥哥一会就带你回家”。姬风影温柔的摸摸姬安歌的头。

  安慰好姬安歌,姬风影收回了自己的手,紧接着就抬脚往殿里闯。旁边的小太监见他一脸怒气也不敢拦。

  “皇上难道不知道我妹妹自小体弱吗”,这一上来不行礼就不说了,还指责皇上。跟进来的小太监吓得浑身哆嗦。

  “呦,皇侄这火气很大嘛,来,先喝杯茶”,齐南王缓缓的站了起来,言笑晏晏的递了一杯茶给姬风影。

  姬风影没有接,冲齐南王行礼,“安歌还在殿门口跪着,风影没心情喝茶,望九皇叔见谅”。

  齐南王也不与她计较,笑盈盈的将茶放下,转身向皇帝行了个很敷衍的虚礼,继续说道,“既然皇侄有事跟皇兄说,臣弟就先告退了”。

  皇上头也没抬的摆了摆手,又对旁边的人吩咐道,“德禄,你跟他们也都下去吧”。

  “风影,你太胡闹了”。等人都走了,皇帝才开口说道,语气就像寻常的父亲在对待自己犯错的孩子,生气却不舍的责骂。

  “安歌只是小孩子,有些执拗,望陛下宽恕”。此时的姬风影已经冷静下来了。

  “是你妹妹非要跪在殿外求什么火焰花,朕从哪里给她找那虚无缥缈的东西去”,皇上将手中的笔重重的拍在案上。

  “那陛下也不该任由她跪着”。

  皇上怒目而视,攥成拳头的手咯吱咯吱的响,许久却无奈的说了句,“罢了罢了,你带她回去吧”。

  姬风影也不谢恩,径直的走了出去,抱起满头大汗的姬安歌,一路畅通无阻的出了皇宫。

  马车上的气氛很是低沉,姬风影一路都黑着脸,姬安歌如热锅上的蚂蚁,煎熬的不得了,最后终于忍不住了。

  “哥哥,安歌错了”,姬安歌可怜兮兮的望着姬风影,手脚紧张的无处安放。

  “哪错了”,等了许久才等到姬风影的声音。

  “安歌不该拿自己身子开玩笑,让哥哥和母妃担心”。

  看着姬安歌委屈吧唧的样子,姬风影就再生不起气来,“安歌,以后要什么就告诉哥哥,可不许这样了”。

  “哥哥,你会帮安歌救月笙哥哥的,对不对”。姬安歌满眼期盼的看着姬风影,姬风影不忍她难过,笑着说道,“当然,月笙是我兄弟”。

  刚进王府,姬风影就看到季月昏站在前院里,似乎站了很久,脸颊都晒的通红。

  “姬安歌,你为何要讨火焰花”,季月昏定定的看着姬安歌,似乎她的回答很重要。

  “你管我,我乐意”,姬安歌并不看她,侧身就绕过了她。

  “我哥哥不需要你救”。季月昏有些激动,姬安歌许久没有见到有情绪起伏的季月昏了。

  “我没说要救季月笙,我就是好奇那花长什么模样”。季月昏与姬安歌背对背站着,她看不到姬安歌的表情,更看不到姬安歌紧握的双手。

  “够了,季月昏,你要干什么,安歌她跪了那么久,你不关心她也就罢了,还要在这里纠缠,让她继续在太阳下晒着”。姬风影看着姬安歌有些摇晃的背影,没忍住的第一次出口斥责了季月昏。

  “她有多娇弱,我哥哥还不知生死呢,我就不能问一句”,一提起季月笙,季月昏就全然没有了理智。

  “啪”,姬风影给了季月昏一巴掌,此时两个人都愣住了。季月昏眼底的绝望深深的刺痛了姬风影,他张了张口,喊了声月儿,道歉的话还未来的急说出口,姬安歌的身影晃了晃就倒下了。

  姬风影只是为难的看了季月昏一眼就抱起已经晕倒的姬安歌走了。留季月昏一人在烈阳下发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