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电影剧本新木兰辞

正文 10

电影剧本新木兰辞 天方父 10368 2019-12-06 19:22

  207、韩家院门口时间同上外

  陈益方见韩木兰出来,连忙下马,不自在地轻轻咳了两声。

  韩木兰:百夫长?

  陈益方:是二妹呀,哎,你怎么也喊我百夫长呢?

  韩木兰:我……。

  陈益方:你不知道吧,我早就不是百夫长了,我现在是将军了。

  韩木兰:哦哦,我今后要喊你陈将军了。

  陈益方:不用不用,我这将军是五品,从五品,上不得金銮殿。你……怎么喊都行,我无所谓,不过我还是喜欢别人喊我百夫长。

  韩木兰:是……吗?

  陈益方:啊,忘了告诉你,我这个百夫长还是木瓜推荐的,没这个百夫长,就没我今天的五品偏将军,嘿嘿。

  韩木兰的眼神朝陈益方背后望去,心神不安:哦哦。

  陈益方:所以我要感谢他,(拍拍马脖子)看见吗?纯种的野马,漂亮吧?我来……送他一匹,不知他喜欢不喜欢。木瓜在吗?

  韩木兰:木瓜,木瓜他……。

  韩木瓜从背后悄悄靠近陈益方。

  陈益方:才回来半天,不会跑草场吧?

  韩木兰用眼神示意韩木瓜离开:对对,木瓜在草场。

  陈益方:那……那好吧,麻烦你转给他。这马性子烈,你小心了。

  韩木兰接过陈益方手里的缰绳,一边继续给韩木瓜使眼色。

  陈益方往后倒退:我走了,有空我再来(陈益方回身,眼前身穿男装的韩木瓜吓了他一跳),木瓜?

  韩木瓜:大少(上前紧紧将陈益方抱住)。

  陈益方张着两手楞了一下,随即更加猛烈地将韩木瓜抱住:你终于变回来了,我的好兄弟。

  韩木瓜:我永远都是你的好兄弟。

  陈益方:不,脱了铠甲你才是我的好兄弟。

  韩木瓜:穿上铠甲我也一样是你的好兄弟,大少。

  陈益方放开韩木瓜:哎,你怎么还喊我大少呢?多难听呀。

  韩木瓜:是吗?那我该喊你什么呢?

  陈益方:只一会不见,你怎么连喊我什么都忘了?

  韩木瓜:我不是一直都这么喊你的吗?

  陈益方:你一直都这么喊我的吗?

  韩木瓜意识到失口了,连忙改口:陈……陈将军?喊你陈将军对吗?

  陈益方疑惑地看着韩木瓜:不对,不对。

  韩木瓜:他们都说你当上将军了,我是不是该喊你五品偏将军?

  陈益方:你怎么是听他们说的呀,金殿册封的时候一级一级往上封,先封的我们几个偏将,最后才宣你一人进的大殿。后来怎么停了,问你你也不说,你都忘了?

  韩木瓜:是是,我一忙,说乱了。

  陈益方:这才回到家,你的木瓜脑袋怎么也变回来了?

  韩木瓜:要不咱再加个陈?陈五品偏将军?

  陈益方:还是不对。

  韩木瓜:陈……陈大将军?

  陈益方:不是称呼的事。

  韩木瓜:那是什么?

  陈益方仔细看着韩木瓜的脸:是你。

  韩木瓜:啊,是我呀。

  陈益方:你是木瓜?

  韩木兰急切的摆手,暗示韩木瓜走开。

  韩木瓜领悟:我当然……是……不是……你看呢?

  陈益方:我看你是。

  韩木瓜:我当然是喽。

  陈益方:可又不太像。

  韩木瓜想脱身:陈将军,我还有一副羊下水没清洗呢,我不陪你了。

  陈益方自言自语:是有点不对,可哪点不对呢?

  韩木瓜躲闪着陈益方的视线:我忙着呢,我先走了(背对陈益方走开)。

  陈益方:等一下,我想起来了。

  韩木瓜放慢脚步:再……不清洗,羊下水就要臭了。

  陈益方:你的胡子,是你的胡子。

  韩木瓜连忙用双手掩住嘴。

  陈益方:半天不见,你长胡子了。

  韩木瓜含糊不清的回答:没有没有,什么胡子不胡子的。

  陈益方来到韩木瓜背后:没长胡子你捂嘴干什么?

  韩木瓜:我刚才帮阿娘做饭,不小心抹脏了脸。

  陈益方:还有(陈益方转到韩木瓜的面前,用手扒韩木瓜捂嘴的手,韩木瓜紧紧捂住嘴不放),还有你额头上的伤,半天不见也没了。

  韩木瓜急忙腾出一只手去捂额头。

  陈益方:还有,你的声音,你的拥抱,不错,是你,你是我的兄弟韩木瓜。

  韩木瓜:我肯定是韩木瓜了。

  陈益方:可你不是和我并肩作战的韩木瓜,那个木瓜在哪?难道咱下韩村有两个韩木瓜?

  韩木瓜:大少,我?

  陈益方:我不是眼花了吧?别慌别慌,我再看看,我再看看。

  韩木兰:陈将军不用再猜疑了,和你一块抗敌的是我。

  陈益方吃惊地看着韩木兰:你?木……兰?

  韩木兰:是我。

  陈益方放开韩木瓜,上前几步直直地看看韩木兰额头上的伤疤:二丫头?

  韩木瓜将手放下:大少,我二姐早识破了我有替父从军的念头,她念惜我年纪小,不懂兵法武功又弱,那天凌晨是她替我阿爹从的军。

  陈益方惊讶地张大嘴巴,看着韩木兰,手指着韩木瓜。

  韩木瓜(画外音):我寻思着老规矩,打不过就跑,没来得及告饶呢,额头就挂彩了。

  陈益方(画外音):这假小子,太厉害了。流不少血吧?

  韩木瓜(画外音):还好,木棒擦的,血倒没流多少,就肿了一个大包。

  韩木兰(画外音):老陈,今后要正经了,行军打仗,律纪严明,再不能象以往嬉笑打骂,无拘无束了,你说对吗?

  陈益方(画外音):啊,对,对对。你嗓子咋了?怪怪的?

  韩木兰(画外音):昨晚喝多了,又和木瓜疯了一会。

  陈益方看着韩木瓜,手指着韩木兰。

  陈益方(画外音):兄弟齐心……哎,你怎么不说呀?

  韩木兰(画外音):说什么?

  陈益方(画外音):天下无敌呀。

  韩木兰(画外音):要说吗?

  陈益方(画外音):难道不要说吗?

  韩木兰(画外音):哦哦,我心里慌,忘了。

  陈益方用双手按住太阳穴,摇头:不对不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木瓜:大少、大少?

  陈益方摆手制止韩木瓜:我有点头晕,看来我的伤还没好利索(看着韩木兰,后退几步),我……那个,我先回去了(看着韩木瓜),我先走了(转身跑开)。

  韩木瓜:二姐,都怨我,我忘了我们要瞒着他的。

  韩木兰:陈大少给你的野马。

  韩木瓜接过缰绳,野马嘶鸣,韩木瓜安抚着野马:我真不该和他见面。

  韩木兰:见都见了,早晚要见的。

  208、陈益方房间申时内

  博古架前的地上一片碎瓷片。

  陈益方嘴里嚼着牛肉干:棒伤和枪伤都分不出来,我真是个大笨蛋。我就说那个柔然公主好像在哪见过,原来她和木兰一样都是女扮男装。(陈益方举起弓箭)可笑我天天在二丫头身边,愣是没察觉!我真笨呀我,我是天下最笨最笨的大笨蛋(右手一松,箭已射出)。

  209、陈益方房间时间同上外

  随着陈益方房间里传来瓷器破碎的声音,趴在门上偷听的草花吓得一激灵。

  草花轻轻拍打着陈益方的房门:少爷,你一气把它们全砸了吧,啊?砸完了消消气,快出来吃饭吧。

  屋里传来陈益方的大声责问:写了这么多家书,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草香:保证挨家挨户说了,这种事千万不能往外透露,万一人多嘴杂传扬出去,韩家可是鸡犬不留的死罪啊。

  210、陈益方房间时间同上内

  陈益方用手试着箭尖,自言自语:哪个敢动韩家一根手指头,老子跟他拼了。

  211、书场酉时内

  说书人:这老鹰嘴虽然是高,好在是个土山,山上仅有的石头都用来堵山口用了,所幸没有太大的杀伤力,但是如果实施火攻的话那可不得了,天干物燥那草长的比人还高,可汗那小子狠毒啊。

  听众甲:这一段好像和前天差不多,是不是说过了?

  说书人:怎么办?二丫头急了,告诉将士们马上割草,要不了几下就是一大抱啊。正口口相传飞快割草呢,忽听山谷之上鼓角齐鸣,抬头望,火星一闪火把亮起,一把传十把,百把传千把,千把传万把,火借风,风吹火,千万火把如同天上星光,刹那间将个老鹰嘴照的如同白昼一般。

  听众乙打着哈欠:蛮夷小贼可真够笨的,点个火把这么费劲,等他们把火把都点上了,我看天也亮了。

  说书人:木兰一看这还了得,飞身上马来了个马不停蹄。

  老铁匠张大的嘴。

  说书人一拍惊堂木: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小童甲:阿爷讲啊?阿爷快讲。

  小童甲爷爷:一个老鹰嘴你说了十几个晚上,一会插个回忆,一会来个评说,打又不打,走又不走,翻来覆去驴推磨。等你说到突围,我孙子都要娶老婆了。

  212、韩家堂屋时间同上内

  一家人围在饭桌前。

  韩母往韩木兰的碗里夹菜,摸着韩木兰额头上的伤疤:塞外风大,看把我二妮子吹的,干干瘦瘦的(掉眼泪)。

  韩木兰:好久没吃阿娘做的饭了。

  韩母擦眼泪:今后哪也不去,阿娘天天做你爱吃的。

  韩父:真是女人家,女儿大了要嫁的,你留得住吗?木瓜,倒酒。

  韩木瓜从韩父开始倒酒、韩母、韩木青,再到韩木兰:二姐,我给你倒上了?

  韩父:都倒上,每人喝它三大碗。

  韩木青:阿爹又开玩笑了,喝这么多,怕要喝醉了。

  韩母:老疯子,咱不听他的,木瓜,快换小杯子。

  韩木瓜麻利地换上小杯子,重新倒酒。

  韩父一饮而光:二妮子,喝呀?

  韩木兰端起碗,看着娘。

  韩母:喝吧,喝醉了陪阿娘睡觉。

  韩木兰一饮而光,擦着嘴不好意思地小声笑着:在军营……学的。

  韩父:咱二妮子打了一冬的仗,怎地却不如以前泼辣了?妞妞捏捏的,阿爹看不贯啊。来,再满上。

  韩木瓜给韩父和韩木兰倒上酒。

  韩父端起酒:痛快喝。

  韩木兰:哎(一饮而光)。

  韩父:这才象个横枪立马,叱诧风云的将士。

  213、陈家大厅时间同上内

  陈益方奔进大厅,来到父亲面前,一声不吭跪下。

  紧跟而来的草花、草香站在陈母的身后。

  陈父:这又是为何?

  陈益方低头不语。

  陈母:我儿整日茶饭不思,可是为了韩家二丫头?

  陈益方:孩儿确是为韩木兰而来,恳请阿爹、阿娘答应我娶韩木兰为妻。

  陈母:外面传言木兰那丫头在京城惹下了祸端,我儿强行迎娶,无疑引火上身,这点你可曾想过?

  陈益方:大不了我和木兰远走他乡,隐姓埋名,永不牵扯父母。

  陈父刚要开口,被陈母抬手阻止:女儿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讲的是父母之命,天地为证,好端端一个姑娘家,不明不白跟你四处漂泊,日后如何安心生养?其父母家人又如何面对世俗的眼光?

  陈益方:我不管,我就是要娶二丫头。

  陈父:你左一个韩木兰,右一个二丫头,即便你愿娶,她愿嫁,我们也不能平白坏一个姑娘的清白。隐姓埋名,浪迹天涯,这些混账话是一个知书达理之人说的出口的吗?堂堂七尺男儿,为个女人卑躬屈膝,成何体统。

  陈益方磕头:孩儿决心已定,叩请阿爹遂了儿的心愿。

  陈母:大丈夫顶天立地,即便是恳求,也要理直气壮,我儿不妨站起来说说你的想法。

  陈父:孽障,还不起来!

  陈益方磕头:孩儿无意惹父母生气,请阿爹阿娘见谅。

  陈母:起来吧,把你想说的都说出来,让大伙也听听。

  草花拉着草香跑出大厅。

  214、书场时间同上内

  老铁匠:你这家伙卖什么关子?书就你一人会说是吧?想挣钱我给你,明晚再来虚的,我自己找二妮子聊去。

  听众丙:老哥您说的不错,明天二妮子再不从老鹰嘴突围,咱弟几个突围到上韩村听去。

  说书人:哎哎,干哪行都得有哪行的规矩不是?上韩村说的再好有什么用啊?木兰是咱村的闺女,你们想想是我们了解的多还是他们了解的多?

  老铁匠:嗯,那倒是。

  说书人:不就明天吗?我保证有与众不同的段子,肯定比上韩村说的好十倍百倍,怎么样,各位?

  老铁匠:说得好,这段书不定就能传下去,韩家有后人的话,世代不忘念你个好。说不好,你就改行跟我打铁吧。

  说书人:老哥您放心,我要说不好,我拿我这没用的嘴给您夹火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