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电影剧本新木兰辞

正文 11

电影剧本新木兰辞 天方父 11019 2019-12-06 19:22

  215、韩家堂屋时间同上内

  韩父:封人难封嘴,封嘴难封心,嘴上不说,心里不说啊?木兰从军,比木瓜强,我去了,也是重蹈覆辙。

  韩木瓜:阿爹说的对,我要上了战场,肯定不低二姐万一。

  韩木兰:木兰考虑不周,鲁莽任性……。

  陈父:哎,神无完神,人无完人,能做到问心无愧,一生足矣。

  韩木瓜:是呀,二姐就是料事如神的神仙。

  韩母:你这孩子,又胡说。

  韩木瓜:起码半个神仙嘛,他们都这么说的。

  陈父:话糙理不糙,说的都是心里话。

  216、陈家大厅时间同上内

  陈益方:阿爹,柔然小邦屡犯边陲,几十年来烽火不息,连年征兵,劳民伤财,民心思安,怨声载道,如此下去,即使柔然不取胜,厌战和衰败也会导致我天朝走向灭亡。

  草花带一群佣人悄悄围上来聆听。

  陈益方:要说木兰替父从军,绝非不二之选,生逢乱世的她完全可以随波逐流,生俱生,死俱死,没人会指责她没有担当。但她不是想着如何苟全性命,在军书铁卷面前她想的是精诚报国,在生死关头她想的是孝敬爹娘。

  草香带一群佣人悄悄围上来聆听。

  陈益方:自古国家危难,精忠者从不退却,木兰即使女儿之身,所作所为大丈夫有所不及。

  陈母:巾帼不让须眉,实属难得。

  陈益方:论英勇,木兰一马当先,进在前,退在后,一杆长枪直杀的柔然小贼闻风丧胆,提起下韩村的韩木瓜,全军将士无一不咂嘴称赞。

  管家重重点头。

  陈益方:论豪情,木兰侠肝义胆,为救数十万将士于危难之中,独辟蹊径,冒死上荐,试问万马军中有几人能像她这般抛个人安危与不顾、古往今来又有谁能与其相提并论?

  草花、草香相互紧紧握手,无声欢笑。

  陈益方:论策略,她精通兵法,黑山头以少钳多,大娥山出奇制胜,破诡计,擒匪首,为早日拿下永不犯我之金碑降书立下千古奇功。

  众多佣人纷纷低声赞同。

  陈益方:论人品,她视可汗许下的高官厚禄为粪土,金殿辞官,她不怕引咎上身,纵然凡间世俗不会为一个人的难言之隐而推翻已成铁律的千年俗约,疆场之上百战不死,辞官归隐却落得如此归宿,不值得我们同情吗?

  几个满脸胡须的厨师眼含热泪。

  陈益方:论情义,战场撕杀,险象环生,木兰救同伴,救太子,几次救孩儿性命,生死患难,感激涕零。孩儿明为娶她为妻,实为后半生当牛做马,报其再生之大恩。

  陈父抚须点头。

  陈益方:论婚嫁,阿爹家境殷实,独子娶亲,不说门当户对也应百里挑一。木兰如瞒实不报不辞官,如今也是军权在握的兵部尚书,这可谓门当户对?说木兰粗枝大叶,女红生疏,阿娘不缺一个堂前灶后、缝补洗浆的媳妇吧?

  草花:少爷说的好,我们有的是飞针走线的小姐妹。

  陈益方:如若判定女扮男装伤风败俗,当真国破家亡之时,男为奴、女为娼之际,有何脸面再谈什么尊严与禁忌?如此深明大义的女子,异邦蛮夷之徒尚推崇膜拜,不图名利却被世俗不容,如若国难再临,谁还舍命从军?老弱妇幼谁来保护?

  陈母:这么好的姑娘,我儿娶了她,全家都沾光。

  陈益方:阿娘,我也知道木兰好,千好万好也可说是我的一厢情愿,孩儿想娶木兰,双膝跪求于人,韩家还不一定答应呢。

  陈母焦虑:方儿?

  陈益方:即便如此,我还是要去表达我的心意,我要亲口说出我的仰慕之心、爱慕之情,木兰拒我门外也好,我因此获罪也好,孩儿甘愿一人承担,决不牵连家人及宗亲。孩儿情急当头,言语不当之处,还望阿爹原谅。

  217、信兵家时间同上内

  说书人:表侄,这是这几天的书钱,以前说好一人一半的,今天我全给你带来了。

  传信兵:表叔,这是要折杀我呀,几句戏言,您可别当真呀。

  说书人:钱不钱的是小事,搞不好,我真没脸在下韩村混下去了。

  传信兵:怎么了这是?您老慢慢说。

  说书人:开始我寻思二丫头这事讲它个三、五十天的没问题,谁料开了口子,越扯越远了,具体情节我也不是太清楚,现在想收,拢不回来了。

  传信兵:这样啊。

  说书人:这不才来了十几个老客,还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今晚或许真是我最后一场了。就这么丢了师父留下的书板,我愧对他老人家啊。表侄你也上过几天战场,你帮我参合参合,好歹让我圆了它。

  传信兵:那是那是。哎,我忘了给您说,上韩村韩赖头您熟吧?

  说书人:那个好请我喝酒的韩老六?韩秃子,我熟得很。

  传信兵:就这个秃头大叔,把木兰妹子说的,那叫一个热闹,三乡五村的男女老少,夜夜赶集似得往他家院子里挤,篱笆墙都散架了。您这几天的钱,真不够他一晚的铜锣底。

  说书人:你当他平时屁颠屁颠赶着请我喝酒,还不是为了仿我的套口?凭他那点能耐能笼住人心?你说别人我信,你说他,打死我我也不信。

  传信兵:您不信没啥,您再接着往下听。(拿起筷子敲碗)说起木兰您听详,她天人降临凡间场,眼观十里明发丝,清风过耳听四方,双膀一晃力千钧,铜墙铁壁一人闯,左手握弓穿白杨,冲锋陷阵右手枪,她不神奇我不讲,说她神奇我沾光。表叔,这么铿铿锵锵地讲一晚,您想他那面破铜锣,还不得满满登登地?

  说书人:夸大也得有个根底,这不太玄了吗?

  传信兵:照您来说这就叫太玄了?那二妹子跨下的小花马,一到晚上就长出一对金翅膀来,呼扇一下一百多步远,您说这个玄不玄?(在信兵的描述中幻化出小花马展开金色翅膀驮着韩木兰飞翔的场景)。

  说书人:上韩村离咱下韩村才两个时辰的马程,都都都,都说成这样了,还天天客满?

  传信兵:他那客满算什么,小巫一个。

  218、韩家堂屋时间同上内

  韩父:我只当木兰长大懂事了,做出如此惊天动地之举,为父高兴惟恐不及,何来自责之意呢?沙场征战,刀来枪往不曾乱了阵脚,怎地说出这等幼稚的言语来了?

  韩木兰:确是孩儿草率,酿此横祸,木兰难辞其咎。

  韩父:你体恤老父年迈,兄弟幼小,替父从军,这是尽孝道。江山社稷,帝王尊严,违背常伦,自有公正裁决,要杀一警百也是应该,能甘愿认罪伏法,也算我等一介草民为国尽忠了。我儿忠孝两全,何过之有?

  韩木兰:孩儿当初想着不如尽早了断了性命,为韩家解脱了牵连,还可免去二十年的兵役。两军交锋回回冲杀在前,也是奔着以命抵命去的。

  韩木瓜含着眼泪,紧闭着嘴唇。

  韩木兰:战场之上环环相扣,将士们个个舍生忘死,孩儿不觉融入其中,忘却了初衷。眼看大捷在望,心里又巴望再见爹娘一面,不想因此连累了爹娘,才有今天如此的悔恨。

  韩父:哎,我儿此言差矣,是福是祸,全家一起扛。

  韩木兰:阿爹越是宽容,木兰越加羞愧难当。

  韩木青握住韩木兰的手:有阿姐陪你,不怕。

  韩父:真有这一天,刑场之上,伏法之际,你我断断不可显露胆怯之态,黄泉路上相依相伴,九泉之下其乐融融,当真如此,也算是个好归宿。

  219、陈家大厅时间同上内

  陈父:人生在世,难有几件遂愿的事,想了,就去做吧,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阿爹答应你了!

  陈益方跪下:多谢阿爹成全。

  陈母:方儿,阿娘再问你一句,你执意娶木兰,可深思熟虑了?

  陈益方:大丈夫一言九鼎,几年前我就想好了。

  陈母:好好,想好就好。快起来,快起来。

  陈益方站起身,急忙回头:阿爹,您快快吩咐管家备足聘礼,孩儿现在就要去韩家提亲。

  陈父笑:到底还是黄口小儿,哪有在晚上上门提亲的?不懂规矩。

  陈母:傻孩子,再急也得明天去啊。

  陈益方:啊啊,明天不许反悔啊。

  陈母:不反悔,不反悔,草花草香,快给少爷备饭。儿啊,咱先吃饭去。

  220、信兵家时间同上内

  传信兵:前几日我在镇里传信,听说好几家书场偷偷说什么《木兰传》,我心里好奇想去瞧个究竟,您猜怎么着?把门的老兄认识我这张脸,给足了面子让我挤进去听了几句,正讲到黑山头大捷。

  说书人:是老鹰嘴。

  传信兵:咱叫老鹰嘴,官家叫黑山头呀,叫啥无所谓,您说老鹰嘴高不高?

  说书人:都说坡高壁陡的,有三十来几丈呢。

  传信兵:它那三十几、四十几丈高,在二妹子看来,不过是个马鞍子。

  说书人:此话怎讲?

  传信兵:你想马鞍子再高能高到哪里去?四十来几丈高的老鹰嘴,二妹子一抬脚就上去了。

  说书人:怎么上去的?

  传信兵:还能怎么上去?木兰本来就不是凡人,她不飞能上去?飞上去的呗。

  说书人:我的乖乖,神了。

  传信兵:二妹子也是被逼无奈才现了金身。

  说书人:哦,你快说说。

  传信兵:可汗此次犯疆,据说请来个老神仙,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白胡子老头,帮可汗在老鹰嘴设下了埋伏,专等我大军上套,谁料等来了韩家二丫头。

  说书人:命该如此。

  传信兵:两人可说前世的冤家,今生的对头,当下各施法术,天上地下斗的飞沙走石,几天几夜分不出高低胜负。

  说书人:那后来呢?

  传信兵:要不怎么说女孩子心细呢,打着打着木兰老感觉有股羊膻味,只要老头在上风口,腥臊味越浓。几千个回合过去了,再看老头的武功招式,头头角角的好生熟悉,木兰暗想难不成对手和牛羊有什么关联?心思这才一动,手里的长枪呼啦就变成了丈二羊鞭,嚯,这下可好了,几鞭子下去对方就现了原形,果然是只老绵羊。

  说书人:听老辈人说过,绵羊大了是有成精的。

  传信兵:他做梦想不到二妹子整天守着牧场,牛羊的性子早烂熟于胸,这下天敌索命,自寻短路了。(在传信兵的描述中幻化出韩木兰腾身飞升、和老神仙斗法的激烈场景)。

  说书人:所谓一物降一物啊。

  传信兵:那老怪物临死作怪,还想用满身的污血化成漫天大火把我大军烧死在老鹰嘴,无奈木兰预想在先,极早识破了他的伎俩,老绵羊害人不成反把自己烤了个外焦里嫩。

  说书人:皇天有眼,有惊无险。

  传信兵:那场子底下的叫好声,你是没听,压着嗓子喊啊,震的我俩耳朵到现在还翁翁响呢。就这样的场子,还不算大。

  说书人:比这大的还有?

  传信兵:多了去了。我听说有家书场,不在点灯之前进去,你别想找落脚的空。

  说书人:这么大的场面,官家没出面?

  传信兵:你说那些官差衙役?

  说书人:我担心的就是这个。

  传信兵:都在前几排坐着呢。

  说书人点头沉思。

  传信兵:表叔,您既然问到我了,侄儿斗胆跟您支个招,您要想翻身,您干脆从韩老爷子从军开始,他打了几秋的仗,每次回来都是如何跟二丫头讲的,木兰如何暗地里演练排兵布阵的,又如何得到上天的暗喻替父从军的。您老这么一路讲下去,别人我不敢说,上韩村的秃头大叔,他是您的对手?可能吗?

  说书人:这个韩老六,我捂半个嘴角也能说哑他。

  传信兵:现在您知道为何留不住客了吧?

  说书人点头。

  传信兵:您老再想想,打了这么多年的仗,远地我不敢说,就咱下韩村,哪家都有不能碰的伤疤。如今不打仗了,老百姓过上安稳日子了,谁带来的?二丫头呀!没有二丫头,这仗还不知要打到何年何月,还不知要多死多少人,木兰一出面,平了!咱老百姓心里高兴啊,恨不得给她建生祠,您把她说成玉皇大帝的女儿下凡也不为过呀。老天爷最是体恤民心的,他添了这么个人见人夸的女儿,他老人家也高兴嘛,您说是不是?

  说书人:惭愧,惭愧。

  传信兵:民间讲书说辞,图个舒心乐呵,你说到咱老百姓的心窝里去了,咱爱听啊,即便言语有点偏颇,多讲了两句,又有何紧要?

  说书人点头:一语点醒梦中人啊。

  传信兵:还有村头的老先生,没日没夜地编写木兰辞呢,我昨儿路过,看见一屋的娃娃在学,什么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这辞写的,朗朗上口,过耳不忘,真见功夫。

  说书人:按说二丫头是咱下韩村的闺女,怎么着也得数我讲的最全最细才对,让他们抢了风头,岂不贻笑大方。

  传信兵:您老说的太对了!

  说书人一拍桌子:白讲了半辈子书,今天才醒悟什么是个痛快!表侄,我走了。

  传信兵:哎哎表叔,您老的书钱。

  说书人:有时候讲书,不能光冲着钱去,我要叫他们瞧瞧我的厉害!

  221、下韩村辰时外

  广阔的原野。

  初升的朝阳。

  井然的村镇。

  袅袅的炊烟。

  整洁的街道。

  小贩匆忙的脚步和陆续打开的店铺。

  杂货店主人打开门:多好的天,开门大吉呀!

  群鸟飞翔的天空。

  222、韩家院内时间同上外

  几个羊贩忙着赶羊出院。

  羊贩:您可收好了,咱钱物两讫了。

  韩父将钱分成两份,一份递给韩木瓜:木瓜,这是今年的租金,快送去。

  韩木瓜犹豫着:阿爹,不急这一会吧,要不,吃了午饭我再去。

  韩父:叫你去你就去,别耽搁陈家年底拢帐。

  韩母从堂屋出来,从韩木瓜手里拿过钱袋:这么大的事,你能叫个孩子去,有个差错怎么办?等会我送去。

  韩父朝羊贩:老弟啊,还得麻烦你个事。

  羊贩:老哥您客气了,有事您只管说。

  韩父把另一部分钱递给羊贩:麻烦你出村时随便把这点钱交给先生,他紧巴着呢。

  羊贩推托:您的心意我明白,您也辛苦一年了,留一点过个安稳年吧。

  韩父:家里不缺吃的,一时半会用不到。

  羊贩接过钱袋:好是好,可我怎么跟先生说呢?

  韩父:就给先生说,说是路上有人托您捎给他的,借口嘛,走南闯北的人,难不住您,您随便编一个得了。等您明年再来,这点钱他早用光了,事不就过去了嘛。

  羊贩转身离开:哎,好人啊,咋就不得好报呢。

  韩木瓜呆呆地看着赶走的羊群。

  韩母拿布包好面饼:木瓜,午饭。

  韩木瓜:阿娘,草场都空了,我要午饭干什么。

  韩母:木瓜乖,去草场散散心(摸着韩木瓜的额头),要觉得草场无聊,就到你大阿舅家里住几天,去吧。

  韩木瓜扔掉手里紧紧撰着的羊鞭,接过午饭,骑马奔出院子。

  韩木青端着木盆:唉,除去年租,我想着做件新年衣呢。

  韩父:钱要用在该用的地方,衣服还有,是吧大妮子?

  韩木青看着木盆里的衣服:是的阿爹,我衣服有的穿(转身进屋,小声),可都是旧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