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电影剧本新木兰辞

正文 3

电影剧本新木兰辞 天方父 14908 2019-12-06 19:22

  43、田野时间同上外

  明月当空。

  韩木兰策马急行。

  小花矫健地飞奔着,四蹄在大地上回响。

  韩木兰仰天不停长啸。

  44、韩家堂屋时间同上内

  韩木瓜拼命撞头。

  45、韩父卧室时间同上内

  韩父在朦胧之中听到木瓜撞头的声音,摇晃着头,睁不开眼。

  46、镇校军场寅时外

  韩木兰牵马在人群里寻找点卯地点(声音嘈杂)。

  47、镇校军场时间同上外

  陈父和几位领兵的军官谈话,管家和几个佣人捧着礼物站在一边(声音嘈杂)。

  陈父指点着陈易方,手里比划着,几位军官客气地笑着点头,一副大包大揽的表情(声音嘈杂)。

  48、镇校军场时间同上外

  韩木兰来到点卯处,声音嘶哑:二骑营,韩广田。

  军官翻着点名册:你是他什么人?

  韩木兰:我是他儿子韩木瓜。

  军官:你今年多大了?

  韩木兰:十四……十六岁。

  军官:你阿爹是该退下了,可你这孩子也太小了啊,你阿爹来了吗?我给他说说。

  韩木兰:我阿爹病了,现在还起不来床呢。

  军官低头记录:唉,造孽啊。韩、木、瓜,替父从军。(抬起头)拿好兵符,看见没有,那边二骑营,去吧。

  韩木兰在盔甲上系好兵符,转身离开。

  陈益方挤过来:老韩,老韩!

  韩木兰充耳不闻,牵着马朝二骑营方向走去。

  陈益方快步上前,一把从后面搂住韩木兰的肩:你小子,怎么才到啊?

  韩木兰本能反身挣脱:干什么呀你?

  陈益方:哎,不知好歹的东西,穿上铠甲,性情大变呀。

  韩木兰似有所悟。

  陈益方摸着手腕,上下打量韩木兰:士别三日……一晚不见,还真象那么回事了(抬拳朝木兰胸部打来)。

  韩木兰退后躲开:陈大……老陈,今后要正经了,行军打仗,律纪严明,再不能象以往那样嬉笑打闹了,你说对吗?

  陈益方楞住:啊,对,对对,我们现在是战士了,要干老爷们的事了.(又要抬拳,不好意思笑了起来)。

  49、韩家堂屋时间同上内

  韩木瓜无力地靠在木柱上,呆呆地看着灰暗的窗户。

  50、镇校军场时间同上外

  陈益方看着韩木兰的小花马:老黑呢?

  韩木兰:什么老黑?

  陈益方:你的战马,黑狼烟啊!

  韩木兰:我、我出来的时候太慌,牵错了。

  陈益方:你真行啊,战马都能牵错,这可是你的双腿啊。

  韩木兰:慢慢习惯就好了。

  陈益方:你嗓子咋了?怪怪的。

  韩木兰:昨晚喝多了,又和木瓜疯了一会。

  陈益方:哦,啊,和谁?木瓜?

  韩木兰:昨晚喝完酒,和……他们又摸瓜猜令玩了半宿。

  陈益方:我阿娘一直坐我屋里哭,你说我怎么睡?我是第一个到校军场的。

  陈父走来:孩子,你们在这呢。

  陈益方:阿爹。

  韩木兰:陈老爷。

  陈父将双手搭在两人的肩上:别这么叫孩子,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上了战场要齐心协力,凯旋之时,我在家摆好庆功酒等你们!

  陈益方:阿爹放心,我和木瓜都是福将。

  陈父:你们不论是谁,有了难处就去军需营找陈老倌……。

  陈益方:阿爹您不用这么操心,我们会相互照应的。

  陈父:好好,这样阿爹就放心了。

  陈益方回头对韩木兰:兄弟齐心……哎,你怎么不说呀?

  韩木兰:说什么?

  陈益方:天下无敌呀。

  韩木兰:要说吗?

  陈益方:难道不要说吗?回回都说的。

  韩木兰:哦哦,我心里慌,忘了。

  陈父:木瓜不用怕,方儿比你大几岁,让他照顾你。

  陈益方:阿爹您放心,我和木瓜一定立个大功,回来给您老人家报喜。

  军官过来:二骑营的陈益方、韩木瓜何在?

  陈益方指着韩木兰:在在,在这儿呢。

  军官:时辰已到,速速归营(朝陈父拱手),兄台,别过了。

  陈父:一切拜托了。

  51、韩父卧室时间同上内

  韩父困难地睁开双眼:木青她娘,木青她娘(韩父见无应声,挣扎下地,脚下不稳,跌倒在地)。

  韩母惊醒:哎哟,我这是怎么了?什么时辰了?

  韩父:我怎么没听见更鼓声呢?快扶我去穿铠甲,晚了点卯可是大过。

  52、镇校军场时间同上外

  送行的人群分到街道两边(声音嘈杂)。

  草花、草香一左一右服侍着陈母,陈母哭做一团。(声音嘈杂)。

  陈父指着带队的军官,来回比划着,陈母才稍稍止了点哭声(声音嘈杂)。

  53、韩家堂屋时间同上内

  韩母扶着韩父来到堂屋,发现被捆身堵嘴的韩木瓜。

  韩母连忙将韩木瓜嘴里的布团拔出来:我的儿啊,你这是……谁干的啊?

  韩木瓜呕吐几下,口齿不清地回答:是、是我二姐,我二姐她……。

  韩母四下张望:二妮子?她怎么了?

  韩木瓜又干呕了几下:我二姐……我二姐她替阿爹从军去了。

  韩父看着已空的兵器架,扶着桌子跌坐在椅子上:孽障啊孽障,自古军营重地,严禁女人入内,触犯铁律,天怒人怨啊。

  韩母解开韩木瓜身上的绳子:木青他爹,这可怎么办啊?

  韩木瓜爬起来,跌跌撞撞跑出屋去。

  韩父挣扎站起,又跌在椅子上:灭门之灾事小,一旦贻误战机,这要祸国殃民的呀!

  韩木瓜跑了进来,双手揉着腮:阿爹,小花不见了,我的黑狼烟、您的老黄膘和新买的赤枣红都不见了!

  韩父看着天色:晚了,一切都晚了,军需场上挑选物资的时候只想试试她的眼力,谈了那么多的废话都没察觉二妮子的心事,怪我呀!

  54、旷野未时外

  阴暗的天空刮着大风,前面部队慢了下来,韩木兰排在长长的队伍中。

  长长的香案插满了各式各样燃烧的香、烛。

  韩木兰从老兵手里接过香,默默来到香案前。

  老兵:前面就是黄河了,过了黄河,不敢说回来回不来了。

  韩木兰站在香案前,心里默念着:阿爹阿娘,木兰不孝,您老人家多多保重。

  香案旁一个新兵跪在地上泪留满面:阿爹英魂在上,孩儿今番从军,一定要为您报仇雪恨,不达目的誓不还乡!

  韩木兰插好香,转身欲离开。

  老兵对韩木兰:孩子,朝家乡的方向磕个头吧。

  陈益方急忙插好香,四下张望:啊?家乡的方向?哪个方向才对呀?

  韩木兰来到空地上,朝家乡的方向跪下。

  陈益方几步赶上来跪在韩木兰身边,两人一起磕头。

  韩木兰磕完头,看身边的陈益方,无言起身,离开。

  陈益方回头:哎哎,别急着走啊,咱俩一起再磕几个吧?

  韩木兰上马:无聊(离开)。

  陈益方:老韩,你的家乡也是我的家乡,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一起拜了不好吗?又不是两口子拜天地,怎么就无聊了?

  55、韩家院内时间同上外

  韩木瓜一身女装骑着黑狼烟,后面牵着老黄膘和赤枣红,来到院内下马:阿爹,我找了半天,原来这些马都让给二姐拴在后坡的小树林里了。

  韩父接过老黄膘的缰绳:二妮子去意已定,这是不想让我们追她呀。

  韩木瓜:如果五更天能追下去的话,我也不要穿这身衣服了。

  韩母整理韩木瓜身上的女装:木瓜听话,阿娘叫你穿,你就穿,啊。

  韩木瓜看看父亲:哦。

  韩母:这个下韩村,今后可怎么呆下去啊。

  韩父:咱哪都不去,就在家等木兰回来,要死,就死在一块。

  韩木瓜:阿爹,我……上牧场了。

  韩父:去吧。

  韩木瓜赶羊群出院子。

  韩父抚摩着老黄膘的脖子:二妮子现在该过黄河了吧?

  56、黄河船上时间同上外

  阴霾天空。

  滚滚黄河。

  战鼓声声。

  千帆竞进。

  57、韩家院内时间同上外

  韩父遥望远方,轻轻唱着:黄河之水,嘿哟嘿哟。

  58、黄河船上时间同上外

  大船的桅杆上,老兵迎风振臂高歌:九天之汤。

  众兵:嘿哟嘿哟。

  老兵:润我桑梓。

  众兵:嘿哟嘿哟。

  老兵:养我爹娘。

  众兵:嘿哟嘿哟。

  老兵:可恨柔然。

  韩木兰拉帆:嘿哟嘿哟。

  老兵:犯我边疆。

  众兵:嘿哟嘿哟。

  老兵:欺我儿女。

  众兵:嘿哟嘿哟。

  老兵:霸我牛羊。

  陈益方在一旁手忙脚乱,嘴里磕磕巴巴跟着唱:嘿哟哟哟嘿哟。

  59、黄河太子船上时间同上外

  太子来到甲板上:好雄壮的曲子。

  偏将甲:回太子,每次过黄河,将士们必唱此曲。

  将军:惦记父老,怀念家乡,情真意切,催人泪下啊。

  太子:小王深有同感,此战不败柔然,誓不还朝!

  60、黄河船上时间同上外

  老兵:热血儿郎。

  众兵:嘿哟嘿哟。

  老兵:挺起胸膛。

  众兵:嘿哟嘿哟。

  老兵;别妻离子。

  众兵:嘿哟嘿哟。

  老兵;拿起刀枪。

  众兵:嘿哟嘿哟。

  61、韩家院内时间同上外

  韩父:舍生忘死,嘿哟嘿哟。驱赶豺狼,嘿哟嘿哟。

  62、黄河船上时间同上外

  老兵:保我江山。

  众兵:嘿哟嘿哟。

  老兵:护我粮仓。

  众兵:嘿哟嘿哟。

  老兵:收复失地。

  众兵:嘿哟嘿哟。

  老兵:寸土不让。

  众兵:嘿哟嘿哟。

  老兵眼含泪水:慰我先灵。

  韩木兰:嘿哟嘿哟。

  老兵;安我爹娘。

  众兵:嘿哟嘿哟。

  老兵;齐奏凯歌。

  众兵:嘿哟嘿哟。

  老兵:回我家乡。

  陈益方:嘿哟嘿哟。

  老兵:安居乐业。

  众兵:嘿哟嘿哟。

  老兵:幸福安康。

  众兵:嘿哟嘿哟。

  老兵:举杯同庆(歌声渐渐壮大,浑厚的歌声响彻天地)。

  众兵:嘿哟嘿哟。

  老兵:地久天长。

  众兵:嘿哟嘿哟。

  63、营地申时外

  千夫长快马疾驰:速速安营,明日百里之外,摆阵迎敌。

  军需营众将士忙碌的身影。

  帐篷一个个立起。

  64、营地大帐篷酉时外

  韩木兰拎着两个小包,看看手里的兵符,又看着帐篷上的牌子。

  牌子:二骑营,壹拾叁帐。

  韩木兰掀开门帘,低头进去。

  65、营地大帐篷时间同上内

  四五十人的大帐内,地铺挨着地铺。

  韩木兰拎着包裹进来,局促地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66、营地小帐篷时间同上内

  陈益方将牛肉干分给几个膳食营的弟兄: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恳请笑纳、笑纳。

  厨师甲接过牛肉干:算你老陈会做人。

  厨师乙:老陈客气了,先将就几天,等回头再帮你搬到膳食营去。

  陈益方:好,好,麻烦给老倌捎个话,我们兄弟一定登门致谢。

  67、营地大帐篷时间同上外

  韩木兰拎着包裹退出大帐篷。

  68、营地小帐篷时间同上内

  陈益方拍拍手上的灰尘,环顾小帐篷:难怪老爹应允的如此痛快,原来如此。

  69、营地大帐篷时间同上外

  来来往往的士兵。

  韩木兰在帐篷外拎着包裹犹豫不定。

  70、营地大帐篷时间同上外

  陈益方从壹拾贰号帐篷内钻出来:一转眼人就没了,滚哪去了小木瓜(来到壹拾叁号帐篷,看见来回徘徊的韩木兰),哎哎,找你半天了。

  71、营地小帐篷时间同上内

  陈益方:进来,快进来。

  韩木兰:这是哪?

  陈益方:怎么样?不错吧?

  韩木兰:我没闲工夫跟你穷侃,不说我走了。

  陈益方得意:我阿爹托陈老倌给我们搭了个小帐篷,咱俩一块睡。

  韩木兰:到哪都改不了大少爷的脾性。

  陈益方:天越来越冷了,找个好点的帐篷,睡个安稳觉,不好吗?你看这牛皮,都是新的。

  韩木兰:我不沾你的光(转身走出小帐篷)。

  72、营地时间同上外

  韩木兰边走边辨别方向。

  73、营地大帐篷时间同上内

  韩木兰回到大帐篷,众人或盖或裹着披风已经入睡,账内酣声此起彼伏,只有几个油灯散发着朦胧的光亮。

  74、营地大帐篷时间同上外

  韩木兰慢慢退出大帐篷。

  陈益方跑过来:木瓜,我阿爹他也是好心嘛,你看,弄都弄好了,要不,咱先回去睡觉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不行吗?

  韩木兰:我……回来拿点东西。

  陈益方:你的东西我都拿到小帐篷里去了。

  75、营地小帐篷时间同上内

  陈益方在前韩木兰在后,两人进帐篷。

  陈益方:咱俩一人一张床,你睡里面我睡外面,我保护你。

  韩木兰拿着包坐在地铺上。

  陈益方从包里往外翻东西:你的羊皮袄、棉衣,给你,还有牛肉干,给你一半。哎,你带了什么东西?

  韩木兰:笔墨纸砚和我阿爹的行军图。

  陈益方:你带这些干什么?

  韩木兰:我阿爹出征,每回都带着它,我觉得有必要。

  陈益方:忘了告诉你,我阿爹托人,把咱俩换到膳食营了。

  韩木兰:年轻力壮的,跟老弱残病挤在一块,不丢人呐?

  陈益方:刚才几个膳食营的伙计帮我搭帐篷,我才知道的。

  韩木兰:我就说陈家大少爷怎么可能上阵杀敌,原来你老爹退了佣兵,转手把钱花到这儿了,谁改的谁去改过来,我还在二骑营。

  陈益方:我阿爹费了多大劲才……你当容易呢你。

  韩木兰站起来:不敢面对生死的胆小鬼,我还是搬到大帐篷里去睡的塌实。

  陈益方将韩木兰手里的包裹夺下来:改来改去的,你不知道托个关系多难吗(韩木兰刚要开口,陈益方挥手打断),开始我也不想呆在膳食营,年轻轻地跟一帮老头子搭伙计,可我回头一想,你二姐不是看不上我吗?

  韩木兰:我……我二姐看不上你,这和呆在膳食营有什么关系?

  陈益方:怎么没有?都是从军,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我们没摸过枪?到时候平平安安地去你家提亲,多好啊。

  韩木兰:贪生怕死之辈,我才不会……让我二姐嫁给你。

  陈益方:你以前说好要帮我的,你不能反悔。

  韩木兰抢过包裹:去还是不去?你不去是吗?我去。

  陈益方拦在门口:要改也可以,咱先把说媒的事定下来,你帮我提亲,我这就改过来。

  韩木兰暗暗下决心:好,回去我帮你。

  陈益方:一言为定!

  韩木兰:一言为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