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艾贝尔的黎明

第三卷 龙语与风之歌 第九十三章 解咒良方

艾贝尔的黎明 那勇敢的心 6886 2019-12-06 22:45

  望月平原夜晚的风,很凉爽,格洛里众人与会合后的蓂荚赶往伊斯特营地。

  “狄伦!”艾尔瑞丝突然喊道。当时,摇晃的狄伦,就从马上跌落。因此,众人纷纷下马。

  “咒语已经生效了,我们需要尽快赶往约定的地点,奥拉娅说她有解除这咒语的办法。”格洛里将狄伦放在自己的马上。这时,他也感觉到明显的头昏脑涨。

  “希望这一切,都被光明之神看在眼中。”艾尔瑞丝祈祷道。她刚说完,就被佐伊摸了下额头。

  “我们都在发烧……”

  佐伊用刚才捂了艾尔瑞丝额头的右手感受自己脸颊的温度,她与艾尔瑞丝一样发烫。

  “距离伊斯特营地太远了,我们需要休息。埃琳小姐,你有可以缓解这症状的办法吗?”格洛里皱着眉问。看病、解出诅咒不是他所擅长的,他得依靠熟悉这些的人。

  “我想,他们一定会来接我们。奥拉娅不可能不知道路途遥远,也不会不知道咒语随时会发作。”埃琳一边说,一边闭上眼睛,在心中向月神祈祷。她在众人身上施加了起延缓作用的抵御咒语。

  “看来,我们得在这休息。之后,我们才能赶往伊斯特营地。这个小林子很适合躲藏。希望军团的接应在两天的时间内可以找到我们。”

  格洛里只能这么做决定,因为身体的虚弱会导致对抗咒语的力量变弱,他感同身受。缓和体力消耗,便于减缓诅咒的发作。

  “但愿这咒语如军团司令说的那样……或许,我们可以坚持到她的人找到我们,”佐伊说,“我来取火,总得有人准备好驱赶野兽的事情。”但是,我们才离开珊瑚港口不远啊?想到这里,她只好将手收回,屈膝蹲在草地上,就这样用双手抱着自己。

  “放心吧?我们不会死在这种地方,因为格洛里可是说过‘他不会让任何人死去’,所以我们都会平安无事,而且我们有龙神罩着呢!朋友们,你们说对不对?”威躺在草地上,嘴里含着一根草。他眼皮发沉,呼吸也变得厚重。

  “对啊!而且,我已经向光明之神祈祷过了。”艾尔瑞丝争辩道。

  “嗯,我们都知道。龙神就是光明之神……”威闭上眼睛。

  “大家都休息吧,好好睡一觉。我相信奥拉娅大姐早已经为所有的突发事件做好了准备。”格洛里安慰道。他很平静地入睡了。

  格洛里知道比起担心这些问题都不如好好睡一觉,而浑身难受的狄伦在他对面的树下,时而睁眼看看,时而翻身,过了一会便睡着了。

  狄伦不在乎什么咒语,只担心明天的美味是什么。甚至,他巴不得梦到主动蹦上盘子的佳肴。对于格洛里十分信任的佐伊更不用说了,她已经睡着了。

  所以,只剩下一直在担心的艾尔瑞丝。她无法入睡,甚至担心有草原狼出没。

  “睡吧……你应该听格洛里的话,”蓂荚扯去魔法光幕,现身,“我会为你们守夜。虽然我们不是一个种族,但是看在我需要格洛里帮助的份上,我会帮助你们。”

  蓂荚说话很平淡,因为心不在焉,总感觉会出现什么奇怪的事情。她先让爱娜靠在身旁安稳地入睡,才去放置荆棘陷阱。然后,她的这些举动才让盯着她看的艾尔瑞丝安心躺下。

  这一夜,很漫长。

  在咒语的折磨下,格洛里与他的伙伴们做着不同的噩梦。在熟睡中,格洛里攥紧手中的剑,手指关节发出吱嘎声响。他梦见自己身处2022年的3月11日。

  ……

  “梅恩先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从昨晚的会议上回来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那时候距离6月22日还远呢,正期盼十五岁生日的格洛里比同龄的孩子都要敏感。在吃饭后,他一直在担心,因为确实看到了丽儿导师的眼泪。而梅恩先生呢?他虽然依旧表情严肃,但也有一丝隐约的愤怒在眼中闪现。

  “律,肯定不会将所有的事情告诉你们。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丽儿收拾了饭菜,将孩子们抱在一起。

  “那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苏珊将头埋在丽儿的怀中,不想松手,因为导师的怀中很温暖。

  “还记得凯尔•奥斯汀吗?”丽儿皱着眉。

  “当然,他可是圣殿骑士。而且,他还是维伦国王亲自赐封的骑士。”狄伦抢着回答道。

  “是啊……他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物。虽然他只是比律大二个多月,但是律一直把他当做大哥看待。而且,他也是律一直要战胜的目标,他们还是很不错的好友。”丽儿补充道。

  “那么,他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苏珊又问。

  “律告诉我,凯尔在昨晚叛乱了。而律则是参与了王国都城对抗守序族的会议。”丽儿重复着梅恩先生说过的话。

  “这是一件很让人伤心的事情呢。”苏珊难过地说。

  “那么,梅恩先生应该找他好好谈谈。如果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好友的话,凯尔一定会听从梅恩先生的建议。”格洛里思考着说。他以为深厚的友谊能解决一切。

  “对,就像我与格洛里这样,我们虽然平时是竞争对手,但是私下里却是好的很。对吧,格洛里?”狄伦站到一边说。

  “嗯,如你所说。”格洛里点头,他的话并不多。但是有一点他似乎明白了,那就是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对于亚历克斯王国的任何人来说都将是一场灾难。他迫不及待去取梅恩先生答应赠予他的那把剑。他想用那把剑保护身边的人。除此之外,他觉得还可以为王国出力。

  ……

  渐渐地,望月平原的风变得有些沉重。

  睡梦中,格洛里的呼吸变得急促。在他的梦中,翡翠城城主从他的眼前浮过,巴斯达身穿青铜盔甲,手持巨刀山斩,正与守序族的军团在城外激战。

  那一天,艾贝尔纪元2022年9月26日。格洛里与狄伦跟随现任神骑士律•梅恩经过十一天的长途跋涉后,到达了翡翠城……

  “好消息!神骑士律•梅恩赶到了!”

  哨骑一路呼喊,从南门匆忙进入翡翠城。翡翠城南门一直是打开的,从城内往南去的逃难者络绎不绝。这一路,梅恩先生没有理会逃难的平民,带领着圣殿骑士团陆续进入城内,直奔北门外面的巴斯达而去。

  “律!你不该来这,你看清城里的情况了吧?我们正打算撤退。我已经让城门守卫官放行了。”巴斯达喊道。

  “我当然看到了城内的一切,也看到了毁坏的城墙。但是,你们还在这里抵挡着这群恶魔。你们的信仰一直都在!因此,我不会把翡翠城的勇士们抛弃掉,现在维伦国王同意我来支援你。”律喊道。他扭头,看了眼……格洛里与狄伦在他身后的队列中,精神抖擞。

  “大人?我们是您的支援。”狄伦喊道。

  “律,你连徒弟都带来了?你应该在骑士城防御,那里距离王都太近了。如果被攻破整个王国都会动摇。”巴斯达回应之余,将一名守序士兵踩在脚下。

  很快,格洛里梦中的翡翠城战事在一名威压战场的人出现后,局势一边倒。

  “律,你应该追随我,而不是继续跟随什么骗子霸王。”

  凯尔披着血色披风,双手拄着漆黑的阔剑,然后说。他的声音让战斗暂时停了下来,场地上的人族士兵与守序士兵捂着耳朵躲避,有人甚至在打滚。而格洛里与狄伦呢?他们又不傻,当然堵上了耳朵。凯尔的声音几乎要将人活活撕扯开,格洛里记忆犹新。

  之后,在守序王凯尔与律的魔力冲击中,格洛里在轰隆声中听到了律的喊声:“格洛里、狄伦,你们两个都得活下去!”

  ……

  “活下去……”

  在格洛里沉睡的时候,月光洒落在一个身穿白色铠甲之人的身上。那人,牵着一匹白色的骏马。

  “我就是复兴军团派来接应你们的人,对于咒文的发作时间我很熟悉。所以,我才会追随你们来的方向来到这个鬼地方。……不过,我可跟你们不一样,军团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只是同情你们这些还没有丢掉信仰的人。不然,我才不打算理会什么军团司令。这咒文,我会帮你们解开。”埃文打量着横竖躺着的格洛里一行。

  “哥哥!”埃琳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使尽力气喊。

  “埃琳!我可怜的妹妹,我不会让你死在这种地方。这也是我会出现的另一个原因。”埃文将埃琳轻轻扶起,让她依靠着一棵粗壮的树。他嘴里念叨守序族的古咒语,然后埃琳的气色开始好转。

  “还有他们呢?”蓂荚感觉埃文想要立刻离开,急忙呼喊。同时,爱娜上前张开双臂,拦住埃文。

  “放心,我会救他们。”埃文冷漠地说。他挨个解除格洛里伙伴们的咒语。当他查看格洛里的时候,他却表现得很惊诧,而且没有念诵咒文。“至于这个身穿蓝色铠甲的家伙,恐怕不用了。”他不屑地说。

  “不用了?”

  蓂荚一脸惊讶,忍不住上前拉住埃文。“你是说……他没救了?”

  这时,恢复过来的狄伦突然蹦起。他将埃文推向树边。“格洛里没救了?奥拉娅不是跟我们约定好的吗?当我们救出埃琳后,她会帮我们解除咒语。”狄伦嚷道。而艾尔瑞丝大脑一片空白,一直呆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他们。

  佐伊隐约听到了这些话,她恳求埃文救救格洛里。“你得救救他!”佐伊试着起身。

  “小姐,恐怕我说的话你没有听明白,他并不需要我救。咒语已经解除了。他应该在梦中得到了解咒良方,”埃文一边解释,一边嘲笑,“你去用魔力试一下他的魔力,就能知道结果。喔,对了,别忘记我的提醒。你得当心,别被他的魔力波动伤到。呵……”

  听到这里,佐伊提起精神看了看呼吸沉重的格洛里。“他没事了!这事情,就如这个不让人待见的家伙所说。”她转换了声调,发泄刚才对于埃文的火气。

  “该死的贵族子弟。我一点都不喜欢你这种人!”狄伦很气愤,仿佛自己被埃文愚弄了。

  正在众人着急的时候,格洛里从梦中惊醒。他先看了眼周围的伙伴们,然后又看了眼自己手中的剑。

  “原来我们都没事了,而我的剑也一直在这,这真是一场难忘的冒险,”格洛里一边回想着梦中律对他说的话,一边说,“梅恩先生,我不会让你白白牺牲自己。”

  “看,他没事。”埃文冷言,甚至不耐烦。

  “感谢你,我们会记得你的恩情。”

  说完,格洛里就听到体内的黑暗涌动:“蓝色星辰?总有一天,你会被我拉进深渊中。庆幸吧?这次,我竟然又输给你了。”

  一场劫难过去了,格洛里正打算露出笑容。他可不想理睬深渊中的低沉声音。然后,他就对埃文微笑了。

  “你就是迷雾沼泽所传谣的蓝色星辰?刚才,你的确让我惊讶,一个可以不用咒文就能让诅咒散去的家伙。但是,在我看来,这种奇迹不会发生第二次。希望你所依赖的龙神可以护佑你到永远。当然,感谢你们救了我的妹妹。”埃文的话有些冲,但是他对眼前的人充满了好奇心。光明之神已经不见踪影了,而蓝色星辰的信仰还能坚持多久呢——他很期待。

  “感谢你救了我的伙伴们,我虽然不确定是否能找到龙神,但是我确定自己会坚持往前走,因为还有身边这群可以将生命托付于我的伙伴。”格洛里注视着埃文。

  “哼……这执着,便是那解咒良方吧?我得走了。你们需要尽早将埃琳送往军团接应的地点。归旅人在那里等待。”埃文的这几句话渐渐消失在传送阵中。

  “归旅人?那又是谁?”格洛里站起来,望了眼去往伊斯特营地的路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