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艾贝尔的黎明

第三卷 龙语与风之歌 第八十八章 城主穆恩与莉莉父亲

艾贝尔的黎明 那勇敢的心 7012 2019-12-06 22:45

  天空落下夜的帷幕,领主大殿的安静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被气得头晕的穆恩,再一次将书房内的酒杯摔得粉碎。

  “啪”,这一声让守候在书房外的侍女们不禁哆嗦了一下。

  “大人,怎么了?”

  一名侍女用银盘端着一瓶酒,刚刚进门。她发现空酒瓶还在桌上,但是杯子已经不见了。她匆忙将酒放下,由于穿着铠甲,只能行单膝跪地礼。“大人,我这就去给您拿一个新杯子。”她低着头,等待穆恩的准许。

  穆恩正视了侍女一眼,就用拳头猛地砸向桌面。

  “扎卡里呢?”

  当拳头触碰桌面之前,穆恩就停下了动作。他对于力道的控制几乎完美,让拳头与桌面之间的空隙仅仅保留了手指粗的距离。

  不过,穆恩垂直落下的拳,直接掀了一阵风,吹飞了桌上的公文。他没有让侍女收拾桌面,也没有像平时那样关心侍女的剑在腰间是否挂得得体,直接挥了挥手让侍女离开。他正被气得喘粗气呢。

  “该死的!传扎卡里!还有林恩!我得让杀死阿莫的家伙付出代价!”穆恩气愤地喊道。

  当时,门外的侍卫就即刻传令了。命令从一名侍卫的口中传达到另一名侍卫的耳中,然后传到穆恩想要召集的人那里。

  很快,门就被敲响了。

  “大人,我就在这里。”

  林恩在门外。他已经站了许久,甚至知道杯子是什么时候摔碎的。他匆忙推门而入。

  “阿莫的尸身,我已经处理好了。至于夜游教会,的确该付出代价。表兄?我们应该趁着这个机会将科瑞兹除掉!”林恩装作憎恨夜游教会的样子,脸色憋得发红,腿两侧的手还攥着拳头。

  “坐下吧……林恩,我们等会再谈论,先等扎卡里过来。你去拿瓶酒,桌子下面的暗门中还有。那可是百年的酱饮,自己过去拿出来喝。”

  说着,穆恩让自己的目光晃过比他小八岁的表弟林恩,并且指了指左边的书桌。他所指的书桌是一个组合柜,两个四方的小立柜支撑着上面带抽屉的长方桌面,并且正对东面的书房门口。书桌西侧是一把掉了红漆的靠椅,东侧是一把长椅。而暗门呢?正好在书桌下的北面小立柜的里侧。

  于是,林恩望了眼小立柜。

  “表兄大人,真是太悲伤了,您的好友就这样被教会的人刺杀了。当时,我在远处狩猎。当我发现的时候,他与几名下属已经死了,而那把夜游教会的剑还在阿莫的身上。”

  林恩回想着在林中的事情。在林中他将阿莫杀死后,三名听到喊叫声的望月骑士匆忙赶来,纷纷被林恩杀死。林恩在离开之前仔细地搜寻了四周,没有再发现任何人出现才安心。

  “你知道我让你过来的意思是什么吗?”穆恩抚平心中的波澜,然后说。

  “当然,因为我们需要给夜游教会颜色看看。虽然阿莫的地位并不是很好,但是我们是发小。如果你派我去,我很乐意。我不仅会给他们颜色看,还会亲手毁了他们!”

  林恩让自己呈现出的愤怒渐渐变成悲伤。他很熟悉地从书桌下暗门里拿出酒,拔掉了塞子,然后喝了一口,然后毫无忌惮地坐在长椅上。

  “但是有一件事情,不知道你会怎么想。今早,阿莫要与你会面的事情,他提前告诉过我。我亲爱的表弟,关于这件事……你要怎么说?”

  穆恩原意是问林恩这件事情是否与他有关,但是留了一点余地,想要等待林恩亲自解释。他离开窗边,走到书桌前,然后轻轻地拍了下林恩的肩膀。

  “算了吧……表兄,你得相信我,我绝对不可能杀死阿莫。如果干了这种事情,我怎么会出现在你的面前。我可比你那群手下聪明多了。”林恩装作很不愉快,并且撇着嘴。

  “关于那些信件的事情,你一定知道吧?”穆恩试探。他仔细地观察着林恩的表情变化。

  “当然!你的好友告诉我的,但是那是过去了。而且我是个怎么样的家伙,你很清楚。现在,班尼特死了,我更不会再去想那些。其实,你也知道我贪图权势……也贪生……”林恩毫不避讳地讲。

  发现林恩一点都不害怕,穆恩的怒火涌了上来。他往前一步,就送了一拳,刚好让林恩连带长椅一起翻了个,而那瓶酒撒了林恩一脸。

  林恩趴在地上,想起身又被穆恩踩住了左手背。

  “说说看,我亲爱的表弟,你是多么地想要望月平原的领地?”穆恩用力地碾着林恩的手。

  “表兄,好吧……那你就等扎卡里过来!也许,他有什么要说的。”

  林恩用右手抬起穆恩的右腿,让自己挣脱束缚,然后坐在西侧的椅子上。他正在擦嘴角上的血,就听到了敲门声。

  “咚咚咚……咚……咚咚……咚……”

  扎卡里有节奏地敲着门。每次他出现在这里,必定会带着机密消息,而这个暗号便是给穆恩一个提醒——如果大殿内有人,是否需要让里面的人避嫌。久而久之,这就成了他的习惯,而且一直没有改变。

  “进来吧,扎卡里。”穆恩很清楚地听见扎卡里发出的暗号。

  “大人,我听说了阿莫的事情。我知道您是想问阿莫的事情。今早,如果我能早一点出现在狩猎林地的话就好了……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表达自己的歉意……我很抱歉。当我赶过去的时候,林恩也在往那边走去。”扎卡里将门掩上,并且单膝跪地。

  “就是说今早派你过去,你去晚了?”穆恩很气愤。

  “大人,我是按时过去的,但是阿莫恐怕早就在那了。”

  扎卡里思索早上的事情。他感觉哪里不对劲,但是说不出来到底是哪不对。直到发现林恩之前,他都没有听到林中的任何打斗声与呐喊声——他想,这也许是因为距离太远的原因。

  “扎卡里,我信任你。”

  穆恩叹了口气,然后走向靠椅。

  林恩赶紧让开,将椅子摆正。“表兄大人……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准备下除掉夜游教会的计划了?”他笑着说。

  “等等吧。”

  穆恩因为阿莫的事情而悲伤。他不想急于实施计划,想搞清楚阿莫的死因。作为一个经历过战事的人,他知道想要对夜游教会发起战争必须先处理好自己营地的事情,不然后院起火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表兄大人!这……你是城主,反正是你说了算。”林恩很不服气地鞠了躬。他临走之前,还提醒门外的侍女将城主的房间收拾干净。

  看到林恩离开了,穆恩就对扎卡里下了命令。“扎卡里,回头派亲信给我死死地盯着他,别让他给我搞出什么坏事来。你懂我的意思吗?”

  “当然,在下永远是您忠诚的剑士!在下告退!”扎卡里起身,然后缓缓退出房间。

  现在,书房只剩下穆恩独自一人。他正看着放置露兹•格林罗斯的雕像的西北角落,雕像的东侧是武器架子。架子上面的宝剑将近五年多没有被穆恩碰触了,这把剑从诸神纪元一八一一年五月存于现今,它经历了两千多年的历史。

  “望月长剑……”穆恩不禁感叹。

  “守序族被封印的那一天开启了艾贝尔纪元,而这艾贝尔纪元之前的一千九百二十二年便是诸神纪元。那是初位神骑士与守序至尊王布莱森的时代。现在?如果我可以获取月神之力,那么便可以摆脱守序族的控制,不需要再去做谁的傀儡,未来的一切将由自己去决定。”穆恩盼望着,很低声地自言自语。

  “父亲大人,您在吗?”

  莉莉•范身穿一身黑色裙子,百合花的金线绣饰布满衣服。她生于春季末,正值十八岁,一头披肩的金发,就如她母亲一样,甚至连脸型也一样是瓜子脸。此时,她手中拿着一把新鲜的薰衣草。

  “莉莉?”穆恩听到女儿甜美的声音,立刻放下手中的剑,走向屋门。

  “父亲!看看我带了什么回来?”

  莉莉等待穆恩开门。穆恩刚打开门,莉莉便扑了上来,给了穆恩一个拥抱。穆恩满脸的笑意,他把刚才的事情全都抛到了后面。

  “也许,现在只要女儿开心幸福就好,其他的再说吧。走,莉莉,陪父亲去花园转转。”穆恩拥着靠在胸口上的莉莉,走出房间。

  莉莉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个乖巧的孩子,对于穆恩的所作所为全然不知。她只知道她的父亲从守序族手中为望月平原的人们争取到了存活下来的条件——那就是帮助守序族统治这片领地,让这片已成灰烬的土地恢复生机,并且寻找到光明之神的下落。

  一个牺牲了自己拯救了众人的父亲,对于别人来说是守序族的傀儡,而对于莉莉来说却是英雄,更是一个慈爱的父亲。

  当然,莉莉知道穆恩很忙,而且经常在书房熬夜。不过,她还是从侍女那里知道了很多事情。她知道穆恩会从侍女那里打听关于自己有没有吃早餐的事情,甚至关心一整天会穿什么样的衣服来应对糟糕的天气。

  有那么一次,莉莉还被阿莫询问一天过得怎样。然后,阿莫就告诉莉莉:“你瞧,你的父亲又提到你了。所以,我才帮他来看你。”

  因此,莉莉还是忍不住了。

  “阿莫大叔呢?他该带我去看看埃琳姐姐了。”莉莉仰着头,望着穆恩的眼睛。

  “莉莉说得对。真是奇怪,阿莫今天没与我乖巧的女儿履行约定。也许,他在忙于手头上的急事。改天啊,父亲与你一起去看望埃琳主教。”穆恩笑着挠莉莉,让她笑个不停。

  “嗯!可是,你上次说的礼物呢?”莉莉弯着眼睛问,“这次又藏在哪里了?我猜猜看。”

  “嗯……猜猜吧,猜准了还有其他的礼物送你。”穆恩逗着莉莉。

  前面转弯,便是领主大殿院落里的花园。花园中是白百合。穆恩松开莉莉,俯身去闻花香。这些花,是穆恩为他的爱人所植的。莉莉为了安慰穆恩,吻了他的脸颊。

  “乖孩子,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但是我迟迟不能忘记。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一定!”穆恩握着莉莉的手发誓,“他们会为你的母亲付出代价!”

  “父亲大人,母亲并不希望你去流血。我也一样。”莉莉眼中噙着泪。

  “这……我都懂。但是他们必须血债血偿,这是他们该得的报应!”穆恩紧紧地抱着莉莉。他一脸的哀伤。

  “阿莫大叔,他……其实,他遇害了。我都知道,一大早就知道了,是林恩来这边的时候说的。”莉莉说。她将头埋进穆恩的怀里。

  “对不起,我的莉莉,我并不想撒谎。他的确遇害了,你得与林恩保持距离。阿莫是去见他的时候,才出事的。”穆恩告诉莉莉。

  “嗯,没关系。但是阿莫的事情很让人伤心。我一直都不喜欢林恩叔叔。他一直对我说要远离穷人,可是我所碰见的穷人都是很弱小的,看见他们都是在被像我们这样的富人与守序族欺压。”莉莉想到在街上的所见所闻。

  穆恩笑着静静地听,然后回话。

  “啊,那是因为穷人们太懦弱了,所以才需要我们去保护他们。但是父亲的力量有限,只能保护那些能保护的。这都是守序族的错,所有的一切都变得黑暗了。不过还好,我身边还有你这盏灯光。”穆恩低沉地说。他小心地看着周围,担心守序族的监视者在这附近偷听。

  “父亲大人,天色很晚了,明天再来看你。礼物,肯定又是被您差人放在枕头下了,我知道。谢谢,父亲大人。”莉莉走了几步,笑着转头说。

  “我的孩子……明天见……”

  穆恩笑着挥手。他知道扎卡里正像个影子般躲在黑暗中跟随着莉莉,但还是不放心。所以,他看了看远去的两人,才缓步回到转角的走廊。

  “坎瑟,还活着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