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艾贝尔的黎明

第三卷 龙语与风之歌 第九十二章 珊瑚港口 (三)

艾贝尔的黎明 那勇敢的心 6883 2019-12-06 22:45

  “他们怎么还没出来呢?”

  艾尔瑞丝焦急的与威等待,时不时地往隧道深处望去。她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蓝光出现。

  “你们可算出来了!”

  当众人靠近时,艾尔瑞丝就在心中祈祷。她默念了一段很长的祷告语,才让众人的魔法屏障加强了威力。

  “我们该走了,朋友们!你们在里面真是搞了不小的动静。”威上前招呼格洛里等人,还不忘让自身魔力充盈。他身上溢出的绿色光芒,促使七星剑护手上的七颗宝石闪烁耀眼光芒。

  “现在还不能放松下来,外面还有守序族的皇家剑士。我们得想法突破包围,然后将埃琳小姐送至与复兴军团约定的地点。”格洛里调整了魔力的消耗,让周身的蓝焰刚好抵挡梦境药粉的毒素侵入。

  “复兴军团吗?不管怎样,我知道月神从没放弃我们,一切都会好起来。”埃琳合十双手祈祷,为众人向神明祈求平安。

  “我一直都相信他们!”埃琳补充道。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盯着格洛里。她想告诉他,复兴军团是亚历克斯王国的希望,不管发生了什么,都得相信。

  “复兴军团的人在伊斯特营地接应,奥拉娅司令在信中说那里刚经历了一场战斗,是目前最安全的地方。她说会想办法帮我们解除高杆上的咒语。”格洛里说。他挥了挥剑,冲了出去。

  “一个闹事的人类?这么大的爆炸,竟然还能活着出来。”皇家剑士团守卫长韦伯•塞西利亚笑着说。他与他的伙伴一直蹲在隧道之外等待。格洛里从隧道冲出来后,便被利剑包围。

  “既然这样,难免争斗。”

  格洛里缓缓移动双脚。他身上的蓝焰炸开,化成蓝色风暴,将剑士击退。狄伦从黑暗中一跃而出,用火焰剑将劈向格洛里的守卫长挡住了。

  “狄伦,你来得正是时候。现在,我们需要争取时间让埃琳他们撤出去。”格洛里横扫一剑,回应围上来的剑士。

  “等等,是我们一起争取时间,而不是你们。”威从格洛里右侧发起突击。他的所过之处,便是荆棘满布,当时就让一名剑士埋在了棘刺中。“这种事情怎么能少了我呢?我乐于与伙伴们共渡险境。”

  “但是,你应该保护他们离开。我们会尽力拖住这里的剑士。陛下,不要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格洛里提醒威,“我们是来救人的,不是与他们拼命。”

  格洛里很清醒,知道威对守序族的痛恨完全不亚于平原上被折磨的人类。可是,格洛里所说的“难免争斗”只是挑衅而已,一种激怒对手的方式。他想吸引仇恨,给予埃琳离开的时间。

  幸好,威理解了格洛里的想法。他向攻来的剑士抛出了一枚绿色的火焰球。魔球爆炸,剑士的眼睛被暂时致盲了。“我可靠的人类朋友,既然连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只好与埃琳小姐先走一步了。希望你们一切顺利。不过,你可得早点脱身,不然埃琳小姐就得跟着我们走了。世上的男子都爱年轻漂亮的姑娘……”

  眼看威、埃琳、艾尔瑞丝要脱离追赶,佐伊就殿后帮忙。她一边投掷火球与火焰长矛,一边缓缓后退。

  “别让他们溜掉,拦住他们!”韦伯命令道。在发号施令之余,他还没有忘记格洛里与狄伦。

  就在港口的斜坡上,高温已经让这里跟烤熟了一般,冒着蒸汽。格洛里与狄伦两人站在蒸汽之中。这一会儿,他们的铠甲上布满凝结的水滴。

  “狄伦,老样子,你一边,我一边。”格洛里双手持剑。他凝聚魔力,促使脚下的灰尘被风吹散。

  “没问题,希望这些家伙不要耽误我吃饭的时间。我只能说这一句,因为肚子……呃,它……在叫。”

  狄伦在说末尾俩字的时候,还故意吊了嗓子,调戏剑士们。不过,他倒是让火焰剑在手中抡了又抡——他没忘记这是在打斗。

  “你们要挑战大逃杀游戏?”

  韦伯右脚一踩地面,让黑雾将铠甲与剑包围。他琢磨着刚才与格洛里两人交手的瞬间,然后径直走向格洛里。对,他挑选了格洛里做首选目标。

  “狄伦后面交给你了,就这样边打边退,带他们去珊瑚港的北面花园!”格洛里挡住冲过来的韦伯的一次斩击,然后纵身跃过道路边上的木栏。而狄伦在不远处,跟随着他去的方向。

  “兄弟,没问题!我会追上你的!”狄伦嚷道。他看到格洛里正被韦伯紧随,还看到格洛里躲过了两次剑波。

  “瞧,狄伦。这个一直追着我的家伙根本够不到我!”格洛里再次嘲讽。

  然后,韦伯就疾跑两步,跳起,挥剑。结果,第三道剑波又被格洛里灵巧的躲过了。

  “你手中的剑与我导师的外貌一样,这确实让你看起来挺厉害。但是,在我的剑与你的剑碰撞的瞬间,我便知道了你的实力与他的差别……你与他相差太多了!你简直够不到他的脚!”格洛里不屑地补充道,“你根本打不赢我,看到北面那片空阔的地方了吗?你跟我来!我会让你知道我说得是对还是错!”

  “我可不认识什么导师。不过,我的确听懂了你的后半句……你是在挑衅!我要让你尝尝守序族赐予我的强大!”

  说着,韦伯将手中的长剑一挥。然后,黑雾从韦伯的手中溢出,促使剑身“伪”增长数倍,一记放大了数倍的斩击波从格洛里右侧划过。

  当时,格洛里为了闪躲还做了飞扑动作。在起身之后,他就看到地上的草被韦伯的剑波吸收了生命活力而衰败枯萎。

  “摧毁生命?你就这样?你告诉我,你这种人的强大之处到底在哪里?”

  格洛里不禁严肃。他的剑已经按捺不住,燃起蓝焰。

  之后,格洛里奔着韦伯跑去,闪躲掉韦伯又一次斩击,然后跳跃而起。他的剑准确无误地斩击到韦伯的铠甲。韦伯的白银铠甲被“怒龙斩”扯开。

  就在韦伯将要显现下风的时候,突然袭来一道剑波——它从格洛里的脸上擦过。顿时,一阵寒意传遍格洛里的全身。他忍不住去看狄伦,狄伦被索恩的另一道剑波刺倒在地。

  就这样,索恩从黑色的闪电中消失,又在格洛里的脸前出现。凶狠的一剑,直接刺向格洛里的心脏。

  发现格洛里当即后退。索恩挺立,并且喝出冰冷言语:“这就是那些所谓的反叛者?韦伯,杀死他们,将他们的人头挂在高杆上!”

  此刻,韦伯缓缓站起。他将破烂的白银铠甲抛在了地上,赤裸着上身强壮的肌肉,擦掉身上的血痕。“索恩大人,没想到会劳烦您大驾。”

  “狄伦!你还好吗?”

  格洛里喘了口气,散去刚才的冰凉,并且呼喊。

  听到格洛里的声音,狄伦晃过神,看了下索恩的剑波在胸甲上留下的洞,然后将手伸进胸甲摸索着,从怀中拿出一根猪腿。“这……这……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啊……这猪腿救了我一命。”

  “猪腿?”

  这,狄伦藏了一根猪腿……竟然是一根猪腿?不过,格洛里看到这,算是把心放下了。他觉得不可思议,狄伦怎么会藏着一根猪腿?

  格洛里可没时间想这个……

  但是,这根变得暗灰的猪腿让狄伦愤怒——猪腿受了刚才的剑波后变得无法食用了,而且还在蠕动。狄伦索性将这根小猪腿丢在地上,很不情愿地用火焰剑灼烧成灰烬。“嘿,兄弟……我没事。”

  在安心之后,格洛里就交替步伐,之后一个猛跃,半空单手斩击,让火焰吞噬掉了索恩的剑波。

  “这个名叫索恩的家伙,没有用实力?”

  其实,格洛里与洛莱卡还有一个约定,那就是将毁灭旧城雷德丽芙的凶手击败,让罪有应得者得到该有的下场。虽然与索恩是初次交手,但这对格洛里来说是一个机会。他没有忘记救出埃琳小姐的任务,只是想得知索恩的实力。

  过了几招之后,格洛里等人与魔龙帝国的剑士们就来到了北面百合花园中。这一切,正被树上躺着的凯达看着呢。

  “主人,这次你不过去试试他的身手吗?或许,小虫子成长了呢?”派克在树下吃着百合花。

  “啊,我就是看看。他这身手,还打不过索恩呢!”凯达慵懒地说。

  “索恩与您的实力相比……”派克挠着头。他似乎说错了话,让凯达用一根树枝砸中了脑袋。

  “喂,蓝色星辰,你知道为什么你的剑术仍然追不上我吗?教你剑术的人一定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家伙,但是那样的剑术是会被人识破的。”凯达喊得很大声。他以为能同时刺激索恩与格洛里。

  然而,索恩不想理会凯达。他与凯达之间有着极深的矛盾。他不喜欢这个总是与守序之王对着干的家伙,即便凯达是守序王凯尔的兄弟。打一个招呼?不,他连一个招呼都不想回应!甚至,他想把凯达当做空气。

  “凯达的声音?这就是他!”

  格洛里的内心五味杂陈。他不止一次遇到凯达,却都无法击为伊薇特报仇。而现在呢?他却又要为了击败眼前的敌人而听从仇人的指导。这让格洛里的内心变得痛苦无比。

  格洛里一失神,就让一束火焰从剑上掉落——这剑上的魔力,开始肆意地张狂;而他身上的蓝焰屏障也在扭曲,火焰时而奔涌而出,时而刺眼地闪烁。

  “你的步伐变得混乱,甚至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如果我正处于精神头上,兴许我一下就能将这种状态下的你撂倒!”狄伦感觉格洛里不对劲。这时,狄伦因为精力不集中而被韦伯打了个措手不及。他的剑被挑了出去。

  “狄伦!”格洛里喊道。他在韦伯斩向狄伦的瞬间,出现在韦伯的一侧。他一剑贯穿了韦伯的胸膛,还收到了狄伦的不快。

  对于格洛里锋锐的眼神,狄伦很不舒服。“格洛里,你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想超越你吗?因为你总是让人不舒服,你是一个善良又勇往直前的家伙。”他捡起火焰剑,准备起身。

  “勇往直前。兄弟,感谢你提醒我,我不会这么让右腹中的黑暗轻易地吞噬。”格洛里放平心绪。他身体中暗涌的黑暗渐渐被压制下去。他伸手拉起狄伦。

  “你应该像现在这样。”狄伦笑着说。

  “喔,事情好像变得有趣了。那么,我在看一会,然后完成一个美梦。这是愉快一天的开始。”凯达讥讽道。

  格洛里再次向索恩发起挑战,一副坚毅的样子。他随本能躲过剑波,让交替步不规则。同时,他的剑击有条不紊却不受束缚。

  “这是基础,你必须练好,即便需要长久的时间。对你来说,以勤补拙应该是可以做到的。但是剑击的精妙所在并不是单纯的重复这些动作,有一天你会明白。”格洛里回想梅恩先生说的话。他在回忆以前学过的东西。凯达的话,更是给了他提醒。

  很快,格洛里肆意挥剑让索恩陷入窘境。虽然格洛里无法伤他分毫,但是他也无法伤格洛里分毫。

  因此,索恩因为格洛里的灵巧剑术而兴奋。他嗜血的双眼,再一次出现。

  “等等,我到底在哪里感受过这股气息。我想起来了,是在翡翠城的时候。你的导师就是律•梅恩。他用自己的自由为你赢得了活下来的机会,你倒是不懂得珍惜。反抗守序族,只有死路一条!”索恩怒喝。

  “我很清楚,自己的命不只是属于我。所以,我才会出现在这里。”格洛里淡然地说。

  “威与他们应该离开了。格洛里,我们是不是应该撤退了。”狄伦正惦记一会填饱肚子的事情呢。

  “对,我们该撤退了,就这样吧。”格洛里正色道。他的试手到此为止。他需要与狄伦在天亮前与蓂荚会合。而威已经到达了蓂荚的所在地。

  但是,格洛里与他的伙伴们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高杆上的咒语已经生效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