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兔子报恩,十世不晚

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章 破局

  听到虚妄幽香这个词的时候,云卿固然觉得诧异,但是反应更为强烈激动的是小宓月。准确的说,应该将小宓月叫做馥郁。

  馥郁几乎是扑过来的,宓月迅速的闪到一边,却还是被她撕扯了衣摆。

  宓月的衣裳,用料向来讲究。不说之前的天衣,就是她现在身穿的这件红色长裙也不是凡间普通的衣裳。

  这衣裳是她用灵识探进赤星的那个小红球时,炼化出来的。不比那自带结界的无缝天衣,也绝对不会是向这般轻轻拉扯就会被撕裂的。

  而如今,馥郁的小爪子轻而易举的就将宓月躲闪不及的衣摆扯成了烂布条。宓月怎么可能不吃惊,就是云卿见了也是一愣。

  云卿吃惊的是,他自己的小徒弟何时这么厉害了。他刚刚都没看清馥郁是怎么动的手,面前女子的红色长裙坏了却是事实。

  “做什么?恼羞成怒了?”

  宓月不紧不慢后退一步,她两手背后看着馥郁的手中出现一柄银白色光剑。

  馥郁出手,提剑刺向宓月。随着她的光剑,一道青气油然而生。

  宓月依旧背着手,任由强大的剑气吹的她破碎的衣摆胡乱飞舞。

  宓月并没有什么武器,她看着馥郁目不转睛。她的面前,有着一道无形的屏障将馥郁的剑隔离开来。

  剑气受阻,馥郁一脸诧异。不过仅仅一瞬,她又灌注了些许的力量,试图将那碍事的屏障刺穿。

  宓月一跃而起,双手伸出。她两手在身前,做了一个奇怪的姿势。只见,细长的、红色的一条似鞭子的一个光晕被甩出。

  红色的鞭子缠绕上馥郁手中的银白色光剑,光剑被缚馥郁瞪着美目看着宓月。一阵异香,扑鼻而来。

  宓月是闻到那抹香气了,她知道这应该就是馥郁修炼的虚妄幽香。不过,意识到的时候宓月已经来不及闭息。

  闻着虚妄幽香,束缚着馥郁银白色光剑的红色鞭子并没有松一点。反而,那鞭子似的东西还越缠越紧。

  馥郁依旧看着宓月,似乎她不太理解为何自己的法术没了作用。空气中,香气越来越浓。宓月闻着,却依然不为所动。

  倒是云卿,这个时候唤出了干将站在了宓月的对立面。

  云卿双眼无神,面无表情显然是受了虚妄幽香的影响。

  “师父?”

  宓月试着叫了一声,她并没有指望叫醒云卿。

  倒是云卿,听到了宓月的叫自己,他用他无神的双眼,看了看宓月的方向。宓月与他对视,在他的眼中看到的竟然是一只白兔子的形象。

  还以为是云卿看见了自己的原形,云卿突然对她发起的攻势,让宓月不得不打断了她的思绪。

  云卿的剑是直接对准宓月刺过来的,宓月双手操控着鞭子束缚着馥郁的剑,眼下她并无法腾出手来应付云卿。

  宓月不愿伤害云卿,她本可以借用灵识凭借上古神力的力量,将云卿震开。但是宓月不知道她神力的威力到底如何,显然她不敢轻易动手。

  宓月做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云卿会伤到她。就是这样,也好过让云卿被自己所伤。

  宓月不理会云卿,专心对付馥郁。馥郁见宓月并没受到影响,她也是更加专心对付宓月了。

  馥郁并不弱,相比之下宓月在实战上却很吃亏。被攻击,她只有防守的份。她想着出招,却不知道她脑子里的那些功法如何使用。

  “云卿师伯,你这是要干什么?”

  云卿的出剑速度并不快,还没刺到宓月呢,就被一方折扇给挡了一下。

  翎羿摇着扇子,站在宓月身侧看着样子是要站在宓月这边了。

  受虚妄幽香蛊惑的云卿自然不会回答他,他的攻势被驳回几乎没有片刻的迟疑,他拎着剑又一次刺了出去。这一次,他的目标依旧是宓月。

  “他中了虚妄幽香,哪里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你赶紧闭息,免得也被那个破香给蛊惑了!”

  宓月对着翎羿说,这时候她虽有心疑惑他为何出现,但是眼下却不是她问的时候。

  “什么香?就这难闻的味道?难道不是狐臭味?”

  翎羿玩世不恭的笑着,听宓月说完,他还故做样子的闻了闻。说这话的时候,翎羿还意有所指的看了眼,脸都被憋的通红的馥郁。

  小小迷魂香,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翎羿就同玩一样对付着机械性进攻的云卿,宓月那边也不愿意再和馥郁耗下去。她将灵力注入双手,只见红色光芒越发的妖异。

  银白色的光剑在宓月最后的一击下,失去了光亮。就是馥郁,都连退数步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宓月收了攻势,红色的长鞭凭空消失。没想到的是,馥郁连退数步吐了血,而她竟然也是和她一样。

  宓月清晰的感到刚刚体内那股力量,要不受自己控制的冲出体外。若不是强压着,想来馥郁可不是吐血那么简单的了。

  馥郁吐血,空气中的香气也消散不少。就是云卿也停下了无脑的进攻,他愣愣的站在那里,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手里的剑。

  “云卿师伯,你总算恢复正常了。刚刚,多有得罪之处还请你担待。”

  翎羿收起折扇,一本正经的给云卿道歉。宓月紧张的看了看云卿,对着馥郁问道:

  “你为何要蛊惑我师父,在这里扮作我的模样又是为何?!”

  馥郁看了眼宓月,拿着袖子抹了抹嘴角上的血。她笑的很是诡异,轻蔑的说道:

  “蛊惑师父?虚妄幽香哪里能够平白左右人的意识。真是好笑至极,心里自己有贪念,竟然还怪我。你再看看你这副样子,我哪里扮作了你的模样?”

  “你这话什么意思?!”

  宓月看向馥郁,她其实没办法解释自己突然长大的这件事。但她说云卿有贪念,宓月是无法都不能理解的。

  馥郁没再理会她,她趁着他们都不注意的时候,悄然化成原形溜了出去。

  当宓月他们注意到时,馥郁已经跑的无影无踪。

  “哎,就在眼皮底下,还让人给跑了。”

  翎羿显得十分失望,他看着宓月叹气一声,有些无奈的说着。

  。顶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