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兔子报恩,十世不晚

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六章 僵尸

  “说!”

  云卿鲜少这般严厉,沐歌条件反射的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再开口时,沐歌已经带了哭腔:

  “大师兄,我,我真的不知道啊!你走的时候师父便一直在闭关,后来师父也没有出来过。

  墨香师姐拿出了掌门令,说师父让她暂时代理掌门。我们见掌门令,必须听从。

  后来,又过了些时日师父他便······便仙逝了。”

  “所以说,你见过师父的仙体?”

  沐歌点了点头,一点都不敢撒谎。

  云卿也知道师父他必然是已经仙逝,因为他身上的师徒契约无法作假。

  但是师父仙逝的时间一定与他们说的不同,以沐歌的功力从天虞到青丘没个十天半月都是不成的。

  假设天虞掌门一仙逝,沐歌就开始出发。算算日子,等到沐歌到了青丘,天虞掌门的丧仪也应全数处理完。

  而不应该,等到他们回来时,天虞还是眼下这副样子。

  理清前因,云卿撇了一眼躲在一旁的墨香。他趁着其他人都不曾注意的时候,一招擒住了墨香。

  “你到底是谁!”

  云卿出手的速度极快,宓月站在他身旁,她都没能反应过来。

  宓月的身手大有长进,令她没想到的是,这些时日里云卿的功法也是突飞猛进。

  墨香被抓住,脸色沉了又沉。

  直到她的一张脸,全数变了颜色。

  “松手,是尸斑!”

  宓月手中广袖一挑,便将云卿拉回自己身边。

  墨香的脸,俨然是一副已经死了很久的样子。

  云卿看着自己的手,掌心一团乌黑。

  “有毒。”

  宓月故作镇定的说着,墨香没了束缚倏然倒地。

  “怎么回事?”

  胡九姬问道,他一直没有跟上眼前急转的变化形式。

  “大师兄,大师兄!救救我,救救我!”

  沐歌突然疯了一样的爬了过来,他想去拽云卿的大腿,结果却被宓月挡在了前头:

  “怎么了?沐歌?”

  沐歌对宓月也是有过救助之恩,即便是那次是因为他种下的因导致的。

  和墨香不同,她不能放任不管。同时,她也不能让云卿有危险。

  “小仙女,我······我被墨香师姐传染了,你看!”

  好久不曾听见有人这般叫自己,宓月看向沐歌手指着的方向。

  两个牙印,十分明显。

  “这是,尸毒?僵尸?”

  宓月试探着问道,只见云卿和沐歌皆是点了点头。

  宓月看了眼自己的手,犹豫片刻之后她便伸手抚上沐歌脖颈儿间被咬的牙印。

  她不会解毒,她喜欢用最简单办法去处理。宓月的灵力多,且源源不断。她打算直接用灵力将尸毒吸出来,这般想着,她也就这样子做了。

  宓月的灵力围绕在沐歌被咬的地方,灵力如同和煦的春风一般另沐歌觉得舒服。

  宓月加速催动自己的灵力,好一会儿沐歌才算是恢复如常。然而,此时沐歌已经昏睡过去。

  胡九姬和翎羿送沐歌回房间休息,云卿和宓月则留下来查看墨香的尸体。

  “看这样子,应该是在半个月之前就没了的。”

  宓月听云卿这般说着,她看了看觉得眼前的画面有些吓人。她是不喜欢墨香,但是看见墨香躺在地上这副样子,她还是觉得心里有些难过。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对于僵尸、尸毒这一类的,宓月只是知道。却并不是非常的了解,她问云卿。只见云卿紧皱着眉头,十分为难的感觉。

  “是有妖怪作祟么?”

  宓月又问道,却见云卿这次摇了摇头说道:

  “不是,这次不是妖。是人······”

  “人?你是说是有人杀了墨香?那······那个老头呢!?”

  想起很久不曾出现的天虞掌门,宓月一时间还没办法判断天虞掌门是否还活着。

  “师父应该确实是仙逝了,我······师徒契约解了。”

  云卿的情绪低落,他看上去状态很是不好。

  想起刚刚云卿摸到了墨香,宓月连忙将他的手拉过来。

  宓月用对沐歌同样的办法去给云卿吸毒,奈何她试了好几次竟然却没有用。

  宓月皱眉,她看向云卿朝着云卿的掌心便是狠狠的咬了一口。

  顿时,血就流了出来。

  “唔!”

  云卿吃痛的唔了一声,他一低头便瞧见宓月在舔咬着自己的掌心。明知道她是在给自己祛毒,可是他依旧觉得这样子暧昧不止。

  起初,宓月是认真的。然而当毒素全数被化解,宓月便觉得她这动作久了她的心底忍不住徒生一种异样的感觉。

  宓月觉得好玩,便是左舔舔、右舔舔。难得的云卿没有拒绝,这般的老实听话。

  暧昧的味道在萦绕在他们二人之间,一种喜欢的情愫在他们之间慢慢发芽。

  ——————————————

  墨香突然发生的意外,暂时还不知道如何对一众天虞弟子解释。

  前一刻还风采熠熠的大师姐,下一秒就变成了这副样子,换做是谁怕是都难以接受。

  “师父,接下来该怎么办?”宓月停下了舔舐抬头看着云卿。

  云卿一时失神尴尬的慌忙躲过宓月的眼神。

  “容我想想。”云卿又摆出了一副郑重的表情,只有他自己知道此刻的心跳是平时的两倍不止。

  宓月见云卿扭过头去不再搭理自己,闲着也是无聊便在屋内四处转悠。

  左晃右晃的来到了墨香的尸体边上,也是不嫌恶心的蹲下来仔细观察起来。除了尸斑之外也看不出别的奇怪之处,宓月便起身准备离开。

  “咣当。”

  宓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不小心踢到的东西,银色的令牌之上镶嵌了一枚六边形的红宝石,想来这便是天虞的掌门令了。

  看着煞是好看的令牌,宓月天性使然的弯腰捡起,仅仅把玩了片刻,她便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毒素侵入自己体内。

  “这令牌有毒!”

  宓月察觉到毒素之时便扔下了令牌,同时脱口而出。接着赶忙盘膝而坐运功逼毒。

  云卿被宓月的一声大吼吸引,见到额头已经冒出汗水的宓月心中顿时一紧,来到宓月身边焦急的守候着,连掌门令都被抛却了脑后。

  。顶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