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兔子报恩,十世不晚

正文卷 第六十章 云从雨中来

  “你怎么来了。”

  宓月想,这一刻她怕是被吓傻了。也或者她是被眼前的情况给震慑到了,她竟然问了这样一句“傻话”。

  没想到的是,云卿发现了金鼎下的宓月听到了她这样问,还真真的答了。

  宓月想着,自己这辈子怕都是忘不了眼前这场景以及云卿说的话。

  他说:“我见今夜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想着你或许会害怕,所以就来了。”

  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是了,宓月怕打雷,没什么特殊的原因就是害怕。

  云卿的话说的自然,宓月听着心里却有一抹异样一闪而过。她也说不好这异样如何,总之就是感觉心底貌似有一股暖流流淌而过。

  不过眼前,宓月却没什心思研究这异样。因为云卿的出现,让她更加的担忧。

  看着云卿,宓月一脸愁绪不知如何开口。

  风将云卿总是梳的很整齐的头发吹的四散张扬,雨水亦是打湿了云卿的衣衫。神剑握在云卿手中,散发着弱弱的光亮。

  这样的云卿,浑身散发着一股不能够忽视的仙气。隔的很远,宓月都能感知到他醇厚的仙力。

  不过这样的云卿,又让宓月觉得他十分的有人味。九重天上的神仙,立在风雨中的时候,衣衫从来不会被淋湿,发丝也不会被吹动。

  不得不承认,这样处于神仙和凡人之间的云卿,在宓月眼中倒是有着独特的魅力。

  云卿提着剑走近,宓月蓦地甩了甩她的兔头。真是的,都什么时候了,她怎的还有心思想着这些闲事。

  云卿越走越近,宓月刚想出言阻止,谁知他一个跃起已经跳到金鼎边上。

  “云卿······”

  宓月再想说什么已经晚了,因为云卿已经蹲了下来伸手想要将她抱起来。

  宓月是被弥禅用他独特秘术给封在这里的,哪里是云卿轻易就可以给救出来的。

  云卿摸到宓月的兔子毛,他便觉得他的手像是摸到了火炉一般被烫了一下。下意识的抽回,周围此时骤然亮起。

  “果然是来了,我已经的等你很久了。”

  弥禅踏着风雨而来,和云卿不同的便是这雨水并不能打湿他。弥禅的周身像是有一层屏障,自然的就将这雨水,这冷风给隔离。

  “既然是找我,何必去抓宓月来。”

  云卿起身面向弥禅,弥禅的出现他丝毫不觉得惊讶。

  “不抓她,怎么能让你心甘情愿的过来?”

  弥禅玩味的一笑,他整个人看上去都很随意。玩世不恭的态度出现在一个和尚身上,看过去很有违和感。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兜兜转转的绕这么大一圈,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仅云卿此时好奇,就是被封印在金鼎下面不能动弹的宓月也是好奇。

  先是吴刚和弥禅莫名其妙的共用一个身体,再就是吴刚莫名其妙的消失独留弥禅这个妖僧于世。

  最让宓月感到莫名其妙的是,她偷听到弥禅和皇上联合要对付云卿。然而,他们缺迟迟不曾动手。

  而弥禅本人,除了和静安公主纠缠不清外,倒是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这么个西天逆徒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她倒是真的无从而知。

  听云卿这么问,弥禅摇了摇头。他故作神秘的走近几步,在离云卿一丈的距离处停下。

  “早就听闻这世间真的能够修的长生的人在天虞山,凡人修的长生不老不易而你就是其中之一。”

  “你不是已经超脱了六道轮回?”

  云卿反问,他并不认为弥禅大费周折的做这些也是为了寻求长生不老。云卿也不相信弥禅会为了皇上,在这里和他们纠缠不清。

  “这是自然,超脱了六道轮回不证明我对这长生不老的凡人就没有兴趣。在者说,我这副身子你猜我能用多久?”

  弥禅说的轻松,宓月偷偷的看着弥禅。

  宓月看着弥禅,在提到云卿长生不老的时候,弥禅的眼中并没有垂怜之色。他并没有说实话,这个弥禅······

  “若是如此,你便放了宓月吧。这事和她无关,没必要让她白白受这份罪。”

  云卿依旧是顾着宓月,弥禅听了却并不打算依他所言。

  “我可不能放了她,这兔子有大用途呢!”

  弥禅说着一挥手,金鼎骤然燃气火焰。雨一直没有停,火焰燃气雨水浇过。火焰没有任何熄灭的痕迹,反而受到雨水滋润它是越燃越烈。

  金鼎的温度渐渐升高,宓月在鼎下没一会就被烤的发出咕咕的声音。

  “宓月!”

  宓月被灼的双眼又开始泛红,她看着弥禅和云卿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顿时间,她觉得眼前的景象有些熟悉。

  这被火烤的感觉,以及这雨夜。她总觉得自己好像曾经经历过,并不是云卿之前在广寒宫的那次。而是更远更远的时候,宓月觉得熟悉太详细的画面自己却又想不起来。

  云卿出手准备强行拉宓月出来,弥禅上前却挡伸手便和云卿打了起来。

  金鼎里面的火依旧在烧,云卿现在想靠近金鼎都很难。

  “我劝你停下来,我倒是有的是时间。你看看兔子,看她还能挺多久。”

  弥禅一直在和云卿周旋,打也不是真的和他打。弥禅更像是在拖延时间,而时间拖的越长宓月便越是遭罪。

  云卿看去,宓月的兔子毛已经有的地方被烧焦。宓月难受的咕咕声都小了很多,眼见着她是真的要扛不住了。云卿收手,对着弥禅说道:

  “不打了,你就直接说怎样才能放过她吧。”

  “这么快就认了啊!真不好玩。”

  听云卿这么说,弥禅一脸的失望。他还以为能看到云卿左右为难,兔子再被折磨一会儿呢!

  “也简单,这样你就自废修行吧。我想看看天虞大弟子为了只兔子,能做到什么地步。我也好奇,像你这样的自废修为之后,会不会迅速衰老。”

  弥禅说的就像是刚刚吃过什么一般轻松,金鼎的火焰小了些许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